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抒情散文文章分享

抒情散文文章分享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4-01-15 11:37:25 浏览人气: 3226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抒情散文文章分享

  抒情散文读起来非常舒服,犹如清风拂面,以下是小编整理好的抒情散文文章分享,欢迎大家阅读参考!

  沉醉作文【1】

  昨夜暴雨前有一声惊雷,将我从梦境带回了现实。我睁眼,却只能面对这无尽的黑暗。当降雨来袭,我再无了困意,亦或是因为这么多时日里,我有着太多的时间是在睡梦中度过,才恰在当时清醒如澈水之泉。不得不承认,梦境很奇妙,对于我这个对现实没有几分把握的人有着太过强劲的诱惑力。

  我梦见了一些激烈的战争场景,而我只是其中的难民,在逃亡的过程中也不乏有反抗,我期盼被拯救,也希望能自救。我以为拿起武器就能得救,但武器的种类有很多,于是我不能选,可是我更畏惧武器,即使我知道这里是梦境,我也不能去杀害,当然,被害也是不被允许的。于是,我没能在人与人的斗争中得到自我的解救。

  我还梦见了自然灾害,那是一场龙卷风,有人被卷走了,又被扔在了地上,摔得血肉模糊,而我也在拼命躲避这足以毁灭我的灾难。我梦见了我过世已久的爷爷,他还是那样慈祥与和蔼,但他的到来却让我惊恐一时,因为我一度还未承认,那是梦境。爷爷把我带进了小屋子里,轻声安慰我,使我心稍有平静。龙卷风从小房子经过,我听见了剧烈的轰鸣,我总以为这小房子终于无法抵挡那样猛烈的撕扯,也以为自己快要被龙卷风带走。爷爷紧握我的手,朝着我微笑,伴着狂风的消散,也随之渐渐消失。

  比起龙卷风,我更害怕的还是地震。我的床不够牢固,或许是我错怪了工匠师父,摇摇晃晃有时候也挺有趣。我经常梦见地震,整栋楼的坍塌,而我被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但我总能不被就此了去生命。这真是极其愚蠢的,我以为在梦境时,就是最接近死亡的时刻,但我永远也不要靠着妄想而去体味真正的生命终结。我的幻想不正是愚蠢的吗?这该死的臆想,是一种不顾肢体感受的罪恶。

  其实梦境也不总是丑恶的,虽然那对于我来说只是刺激。我也有过美好的梦,也有从睡梦中笑醒的时候。但不知为何,嗜睡的弊病总能很轻易地在我身上产生,与其说是嗜睡,倒不如说是“嗜梦”罢了。我从不会拿现实的生活跟我的梦境相作对比,因为二者从不会有任何的关系,或许现实可以影响梦的产生,但我的梦总不会对现实起到任何作用。

  这几年来,我过惯了都市的生活,也受惯了灯红酒绿带给我的厌恶,曾经一度,我被麻醉了,几乎忘记了自己的根之所在。我是真的热爱这四月的自然,田野、河流;鲜花、绿草;蓝天、白云。我爱这鸟语花香,爱这鱼翔泉涌。就像另一种梦境,让我释怀,仿佛羽化,若能腾起,便真能登仙了吧?在这里,我忘记了自己过去,也从不会去顾虑自己的将来,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永远都在此时此地,不再离去。

  都市的繁华带来的满是声音的嘈杂,感到不爽就会谩骂,无论是厌恶还是错爱,一语既出,不承载任何担待,却总能带来伤害。如果有机会,我宁愿选择只听懂鸟儿和花草的语言,因为即便它们正诉说着肮脏的词汇,那也只是在对大自然抒发着自己情怀。假若我真能学会,也无需在此沉醉。

  门口的那一片竹林作文【2】

  在我老屋的门口有一片竹林,每年无论怎么忙,都会把死竹子砍出,给它们扎好竹篱。从小喜欢竹子,可能是竹子宁折不弯的骨气和中通外直的性格,以及竹的朴而淳厚,品清奇而典雅,形苍劲而挺拔,更有竹之心虚有节的气质。

  小时候,父亲会编织竹器,比如竹笼、竹篓、竹筐等,他的竹编手艺很好。可能担心手艺失传,常常教我砍竹,破篾,有一次不小心,被刀割伤了手,加上我心不在焉,对竹编工艺一点也没有兴趣,父亲也看出来了,从那之后,再也不提让我学竹编的手艺了。

  读书的时候,每当看到有关竹的文字和图画,都会很惬意,仿佛他人的诗情画意正倾诉着我对竹子的敬慕和挚爱;看到他人爱竹咏竹,更会令我很感动,觉得好亲切,宛若他人用心爱着咏着的,恰是自己钟爱的珍宝,不觉心生骄傲,更倍加珍爱起竹林起来。就是父亲去世了,我也照样照看竹林。

  每当出院门看到路口那寂寞的竹林,特别站在初冬时节,和着《竹林听雨》的乐响,眼中的竹林翠意似水,缓缓润了心扉、,轻扣窗棂,望着门外一片竹林,翠生生的竹,绿的影子倒映在涟漪的边缘,清新得宛如雨后清丽的晨。一条褐色小径,蜿蜒着隐匿在竹林深处。一缕馨风袭来,拂过面颊,透过血脉,心也便是绿了的三月,怡然。

  近日那淅淅沥沥的雨和着心音的韵飘落。一滴两滴、千滴万滴的雨,轻吻着婆娑的竹叶,细腻得宛如亲吻珍爱的烙着青花的瓷。雨渐密时,风也便舞动开来,抖着竹叶沙沙作响。雨敲竹韵,恰一弹拨着的琵琶曲。

  天气预报说冷空气来了,这几天伴着我的除了风雨,还有那宁折不弯腰的竹子;我想,一同听雨的,定有苏轼这个举杯高吟“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诗人。于是,耳畔响起“莫听穿林打叶声,何防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放歌来。也有画竹的郑板桥,从此呀!这片竹林真的“任尔东西南北风”了。

  这寂寞了许久的雨,便也下得肆意欣然开来,那孤独的竹林、高傲的竹,陪同诗人一起,咀嚼起“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诗意来。从此,那轻巧灵便的竹杖芒鞋,踏过了是非;雨敲竹林,擦亮了傲骨;竹林深处,烟雨一生。

  望着门口那孤独的竹林,一石惊天的巨石,落光了树叶的老核桃树,寂寞的雨,便裹挟着唐宋的诗韵,穿过历史,安然地走进温暖、走进心扉。我真想搭一间竹舍,轻倚竹窗,观竹观心,期许千年。细雨微醺,清风浅拂,思想意境中别一番的宁静。

  日升日落,人去人离;高山的心事全部说给流水听,流水无骨地断头离去,留下哗哗足迹;旷野的美丽是由于农夫的汗水,一阵阵飘香的稻浪,缠绕着老水牛的脚踝;那是一幅生命的写意和感恩,把思念编成一篾竹篓,背上一筐青涩,一路散落的脚印。一切的往事,变成了竹烟筒里的故事,“咕嘟咕嘟”的向路人诉说。

  村里燃起来炊烟,晚上的山雾也跑出来玩耍;烟霞氤氲起,竹香飘逸来。门口那竹林满眼的翠,和着琴声,一直流向血脉的深处,静立,终成风景……

  落寞秋天作文【3】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人们向往秋天,在枫叶下,鸟儿向南飞,天空一片金黄,照耀整个大地,在地里收获的人,享受收获的喜悦,远方的游子,静静凝望天空,思念一层一层加深。

  秋天给我们喜悦,也带来了死亡,窗外的树木忍受秋天寒风吹拂,叶子随着风,缓缓的飘落,终于飘落在地上,似乎它不屈服于淫威,用自己柔软的身躯冲向远方,但,这是不可思议的,不能成功的,它失败了,最后一口气,它看向了孕育生命的母亲,无力地垂了下去,它就像一个英雄,不屈服于失败,不屈服于命运,勇敢向敌人进攻,但,敌不过炮火的连袭,倒下去,永远闭上了眼睛。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满目苍凉的秋色常常勾起游子思乡的情思。游子看着落下的树叶,心里不自觉的涌现淡淡的忧伤,回忆时隐时现,泪水浸湿了衣裳,思念之痛更加一分,整个人和秋天融为一体,随着秋天的萧条,沉浸在哀愁中。

  忘记它是什么颜色,曾经的快乐时光还存在吗,不想生活在灰暗的世界,思念的它还在等待吗,还没成熟的我们正经历秋的洗礼,稚嫩的我们尝这涩涩的青果,留在心里的苦涩随时间的流逝渐渐愈合,但形成新的伤疤,无法用药去治愈,让我们又爱又恨。

  秋天,一个美丽的名词。为它伤心流泪的人数不胜数,但我们是喜爱秋天,被秋天的美所征服。是谁温暖秋天,是谁在秋天里寂寞,它是谁呢。

  裙舞浪花,红唇妆作文【4】

  恋人此时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站在大海的岸边?秋天来了,秋风舞着浪花,看着浪花层层的闪现,站在岸边望远处看去,游船穿梭,大海深蓝尽显,起风了,狂风吹拂着我的裙摆,海中的巨浪拍岸,看那大海激起的浪花,拍湿了我头发,全身浇湿,

  周围的人笑我痴傻,怎么离巨浪这样近?

  他们怎么懂我?怎么知道我的情?我的心?

  我看着大海,想问浪花,你可带走我的思念?

  可知我心中的忧伤,可带走我心中的缠绵?

  你的岸边,站着那,被浪打湿裙摆忧郁的人,

  曾经的激情,曾经的吻,曾经的爱恋,

  让人怎能忘怀,怀念那相拥的时刻,那相恋的人,裙子已湿,被海风吹着,看我这伤情的人,

  我的红唇妆,已被海水打湿脱落,让人于心不忍,秋风西去,夕阳落下海水泪水面上现,独自站。

  最好的开始从喜欢自己【5】

  总有些时候莫名的失落,没有来由,就如同这深夜近凌晨一点,辗转反侧,想着不如给一位朋友写封信吧!写着写着,突然心情开朗,我长得还蛮好看的,有很多喜欢我的人,还会写诗,对人真诚,还很上进,我做了这么好的自已,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曾问过许多朋友一个问题,你喜欢自已吗?百分之七十的人肯定的回答说喜欢,还有百分之三十的会说,还好吧,凑合。我在想那百分之三十不那么喜欢自已的朋友,一定认识到自已的缺点且想提升的,所以听到的时候,我会鼓励他们一下。而我更喜欢听到那些说喜欢自已的朋友,因为那不仅是一种自信的流露,更是一种坦然的接受,喜欢自已的一切,只有完完全全做自已的时候才最恣意。

  有时候我们会迷失,比如喜欢上一个人,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能失魂落魄许久许久。有一个故事,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活泼可爱,和她在一起,他总感觉到轻松愉快,而她也觉得很开心,于是他们在一起了,而后的日子里,她总因为一些无故小事,闹情绪,耍性格,渐渐地他觉得有些累了,有时候不再去搭理她,她越发的觉得他不爱她了,性格变得忧郁沉闷,最后两个人都累了,两个人决定分开。

  很久以后,女孩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突然有一天,两个人偶遇,男孩又看到那个活泼爱笑的她,他痴痴的看着她,说很久没有看到她如此开心了,你开心的样子像个天使。女孩心里突然疼了一下,一直以来,她总觉得自已变得忧郁是因为他不够关爱自已,却忘记了将快乐带给他,甚至总莫名发脾气,那个时候的自已内心也很讨厌自已,怎么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如果给爱一些空间,完完全全的做自已,自已喜欢,他也喜欢,不是更好。

  这个偌大的世界,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有欢快的,有悲伤的,生活总有无数挫折,也会有无数惊喜,如果能在摔跤哭泣后平和,那也是一种成长,一种收获。然后无论历经什么伤害,还能真诚待人,热切的喜欢自已,就是最好的状态。

  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同样的你所有的情绪,也会感染到别人。花儿喜欢太阳,人类喜欢积极,很多文章提到,找个正能量的人在一起,你也会变得积极,如果总有一个人在你耳边,苦诉自已多么不顺利,潜移默化的你会感染忧伤的因子,从而也会想到自已哪些不幸;而如果你总和积极的人在一起,他传播的一定是能量,他会说他哪里遇见好人,怎么突破了困难。

  继而也会发现,很多优秀的人,都很肯定的喜欢自已。不是他们都顺利,每个人都有烦恼,只是他们知道,当麻烦和烦恼来的时候,不是忧伤能打败它们的,唯有面对和接受,待一切过去的时候,会敬佩自已有能力处理好这样的事。从而越发的喜欢自已。

  从远方走来【6】

  在西南三省,有相当长一段让人着迷的历史,我说的是清朝以后到解放前的这段时间。金银,土司、马帮、葱茏的山河,无尽的盐井…

  在听当地人讲述这些时候,真的有许多感慨;这跟我以往听到的故事完全不同。

  就像南方人理解不了北方下雪时候究竟是什么状况一样,有南方的朋友在书本上,影视作品上面看下雪,哇,好美!真正实地经历一次感叹,靠,鸟都僵坏了!也有的人只是听说的时候,会想,有什么稀奇的,大概就跟下雨一样吧。真正实地一见,忽然惊呆了,这不是童话当中的梦幻世界么?

  感觉在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不同,这是个体差异。

  读阿来的【尘埃落定】,我忽然喜欢起那个傻瓜少爷,同样对土司制度下的每个人又都充满着好感。

  当然,我并不是不知道土司制度也是有着很多问题的。

  陈旧、落后、粗鄙、你来我往的杀伐,血雨腥风的侵占,典型的人治,虽然是小范围的。这种情况,解放后渐渐消失。

  刚解放时,西南匪患严重,为什么?

  残余势力罢了。就像每一个王朝更替,都有企图复辟的保皇派一样。

  土司制度的建立,是在当时执政者的鞭长莫及所以形成,把本应自己有的执政权利修改,择出一个比较有威望的它山之石,然后世袭的形式进行。

  有朋友会问,那现在依然有自治区、自治县啊。

  没错,可是同样的自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先前的自治者,手里是有直接掌管生杀大权的,有自己的。不止,所有一个国家该有的职能部门都有,这些人唯土司使命。

  现在的自治,就没有这种待遇了,跟走马上任一样。尤其近年反腐政策一起,自治有了更新的解读,一个人很难在一个地方任满三年,为什么?

  预防腐败。

  那么什么是自治?当地人管当地人?

  非也。万一你培养势力,监守自盗怎么办。

  比如一个哈尼族自治县,没错,是用哈尼族的`人来管理,但未必是这个地方的人,也许是其他地方的哈尼族人来管理。

  因此,又有了更有趣的现象,手下的人常常无所适从,不求无功,但求无过,调来的人工作开展相当缓慢。刚刚摸熟套路,又被调走了。

  这种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但轮着有本事之人想要发挥大刀阔斧的干劲儿,也是不可能的,只能平稳过渡。平稳过渡有平稳过渡的好处,原因是不容易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社会不会有较大动荡,不容易造成夸张的贫富阶层两极分化。

  扯远了。说起土司,一定离不开马帮。尤其现在,每当我站在马帮曾经穿越过的青石板路上时,仿佛听见人马嘶鸣的声音来。悠悠的崇山峻岭间,依稀看见马锅头赤膊行走的威武雄壮,还有那一声声呼喊,每一声都带着对命运的不屈,对不可预知危险的震慑…

  很好奇,赶马帮的人,都驮着什么宝贝?

  大多数人会告诉你说,红糖、盐巴、银器。其实不然,这些都是稀松平常的日用品,说是障眼法一点不为过,真正的奇货可居,能卖高价的反倒是茶叶、。

  用这些换来的钱才能让你起高楼、宴宾客。当然,这种风险肯定大,所以说赶马帮的人,一路上九死一生是比较客观的说法。有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没了,而不是白了头,这就是,男走夷方,妇多居孀、只见奶奶坟,不见爷爷冢。

  赶马帮的男人,有的死了,有的是见识到了夷乡更为丰茂的水草以后,定居下再也不回来了。

  所谓的夷乡泛指现在的东南亚地区,越缅老挝,泰国的一些地方,那里被英法殖民以后,种植面积更为广泛,也因此商贾云集,市场活跃。

  边民有“穷走夷方,急走场”的俗语,什么意思?就是是穷人急着挣钱,就上缅甸玉石场口去捣腾玉石。想要尽快翻身的,就赶马走夷乡驮货;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没准什么时候就没了,但为了生存,不得不如此。

  其实,就类似情景,北方也有,比如【闯关东】里,有大批为了生存居家徒步迁徙东北的山东人,一路上饿死冻死之人不计其数。

  整个大旱之年,河南尸浮遍地,跌跌撞撞活下来的人最后惊觉过来,早已身处秦岭。

  自古,每个人为了生存,都在迁徙着。我们也不知道最初我们的祖先究竟来自于哪个地方?他们的尸骨如今是否还存?或是草草掩埋于哪个荒丘孤岭?

  昨天与人聊天,一朋友说去山区支教的主意,他非常建议我去。我说,我倒真想去,支教很能提升一个人,激发一个人。尤其对于我这样偶尔写字的人,特别需要醍醐灌顶的灵感。我问他,去哪?

  他说,四川甘孜州!

  我说,四川我也不是没去过,但甘孜州支教我不去。

  他回我,你不是想要提升自己,激发自己的么?

  我说,激发,不是寻死。提升是思考能力,而不是羽化升仙,我还没到那个境界。

  他说,你看你…

  我说,算了,真不能去。

  一个西北边陲,川、青、藏三省交界处,6万余人口的地方,撇开常年的高寒积雪不说,平均4200米的海拔,都能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在青海的海西州天峻县我真的经历过,才3500米的海拔,已然使我头疼欲裂,最可恨,高反吃什么吐什么,晚上睡觉睡不着,呼吸不畅;好容易睡着,又被硬生生的憋醒。嘴唇开裂,血淋淋的口子碰一下都疼,完了,还拉肚子,屎尿都不成形,外面冰天雪地,为了吸上一口饱含氧气的气体,我只好傻乎乎的出门去;然,外面天气扎骨的冷,貌似含氧量跟屋里是一个鬼样子。真的,那时候我特能体会一条鱼被扔上岸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在海西州,我只呆了一个月,那一个月我没空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天然恩赐,同样我也没精力过多思索人生的终极意义,我的要求忽然变得好简单,只想好好吃一口熟饭,美美的睡一个饱觉…

  一个月以后我返回西安,竟然有了擢升天堂的错觉。我记得,下车之后,我在某家羊肉泡馍的店里,连汤带水吃了整整两大碗羊肉泡馍,仍然意犹未尽……

  现在,朋友建议我去甘孜州,我死活不愿意,就是那时候种下的心理阴影。

  朋友说,条件好,哪个需要你去支教,但凡是个人都能去了,估计早已经人满为患。

  我说,为什么?条件再好也不一定有本来呆的地方好吧?

  他说,那当然。可是也能够承受嘛,最主要出去镀了金回来就又不一样了!

  我说,升任?升职?

  他说,你说呢?听说连吹牛逼都有资本了。这样子,你还去不去?

  我说,我不去了。前几年高谈阔论张牙舞爪无非事件化自己,出去要命的地方支教,算是是标签化自己,两样现在于我,都不合适,我还是安于现状吧,毕竟,我已经过了以吹牛逼为生的年岁。再说,我活的好好的,是对所有心疼我的人最好的慰藉。

  根哥说,一个优质的男人,不一定非要大富大贵不可,毕竟事业上的成功是由许多不可控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

  根哥又说,一个男人若能不畏险阻,跋山涉水,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获得猎物,而且能够把猎物带回家,分给年长的父母,他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们,让他们脸上绽出笑容,面对未来,心中不焦虑,那么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优质男人。

  我算不得这样一个的男人,所以我每看赶马帮的历史文献,常常激动的热泪盈眶。我以为,这样的男人,即便最初只是为了活自己的命,也无损于他的崇高。

  至于迁徙,如果是为了生存,又能算个什么事?

  从远方走来,本身就拥抱着疲倦。

  交心【7】

  小时候我们的世界很小,拥有的也很少,可却愿意将自已觉得最"宝贵“的秘密分享给好朋友,可以将自已觉得最珍贵的东西,毫不犹豫的送予别人。如今我们的世界很大,拥有的也很多,可却不再随便将自已的“故事”分享,对于赠送礼品,也会带着综合考虑来衡量。也许你会说这是一种成长,一种成熟,会懂得说合适的话了,会投其所好了。可也分明感觉到,人与人之间不再是透明的关系,更多的是蒙着一层纱,或者是膜。

  记得刚出来工作的时候,总喜欢和别人聊起学校,聊起自已的一些奇特的小故事,百说不厌。有什么快乐的事也喜欢和别人嘻嘻哈哈,有悲伤的事,也豪不掩饰的写在脸上。慢慢的你发现很多人听了你的故事,也就真的只是当个故事来听,当你忧伤的觉得自已被世界丢弃,想寻找一处温暖,向他们吐露你的忧伤,却发现这样的负能量,竟没有招来一个蝴蝶,反而更孤寂。于是你学会收藏所有负能量,只表达快乐和正能量。

  我们的一生,会认识很多人,会有很多朋友,有很多微笑交流。却不是每一人都能打开你的心扉,让你卸下防备知无不言,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听你的压力,听你的伤悲。倘若你遇到了一位,你愿意敞开心扉,又愿意倾听你所有的朋友,那么这无疑是一件难得且美好的事。

  可有时候这似乎是一个过程又一个过程的,因为这样的人来了又走了,每当失去这样一位朋友的时候,我内心都十分悲痛,在想是不是自已哪里做的不好,怎么把这么一个对我好的朋友弄丢了。后慢慢的发觉,任何人与事都是相对的,它来了就欣然接受,它走了就祝福相送。谁是谁的过客,谁是谁的归人呢?但每一个出现过的人必然有它的意义。

  想想这些年,我所能保持最珍贵的事情,可能就是提笔写信了。虽然现在这个时代手机可以电话,可以微信,但有些话竟是无法言语,而短信微信什么的,我都觉得它们不如一封手写的信件,来得情深意切,于是我将一时的兴致,以及一切当时想表达的内容,通过我很难看甚至很丑的字迹,都体现出来了。然后欢喜的奔去邮局,不曾想会有回信,因为这个时代还有我这样写信的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也许收信的朋友都不如我这个写信的人激动,因为他可能只收到信件的时候一时的惊喜,后来终于还是会忘记。而我那时写信的情形与心境,也只属于我自已的了。就像我总不停的写,不停的记录,不再是为了有多少人看,更多的是记录自已的一种心境。一种感受,而今后的某一天,我再阅读时,也还是能记得此刻的心情。我想我今后还会写信,还会碰到很多我想写信给他的朋友。这样的一件事对我来说很美好。

  最后想说,倘若还能碰到这样一个交心的人儿,还是要珍惜,要珍惜!

  描写山水美景的抒情散文【8】

  离开老家有十五年余了,时常回想起在老家童年时代,想着那里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嬉戏伙伴……然而,到了城里的新居,除了交通好些,我觉得什么都留不住。

  我离开充满活力童年的家乡,我情归于何处?在城里,上学便利了,吃的东西也是各式各样,什么都方便,不过空气质量不如我家乡有山有水的地方。可惜现在回不去,剩下的就是眷恋了。

  我时不时去老家看看,爸妈不愿去了,因为他们怕了,路程远不说,他们只是不想在看到那里的发展。那里四面环山,几户零散的人家,感觉像隐居者的住处,不太热闹,时不时也会有鸡叫或狗叫,这显然是有生命存在的嘛。

  清明时节,我回老家踏青,然而,我觉得家门前一年一个样。庭院里长满了花草,却都枯黄了,房屋四周都长满了,很是荒凉。大门外有些柴火堆,也有人来过这里避雨。房顶的瓦都掉落了,木梁断了,没人居住证明这房屋不久会塌。真可怜,爸爸妈妈那份辛苦。

  而我更眷恋围绕着我家乡的山水,小时常在河边和伙伴嬉戏,山林间过家家。时而欢笑时而追逐打闹,却只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回不去的山水情,我将在心里绘画。山里有我喊出的梦想和心思,我歌唱着美丽山间花果,小鸟伴奏着进行交响乐。

  曾经我也是一个放牛娃,我眷恋山间的花朵和青草,伴着我成长的老牛。是它们在我回忆里添了一笔,河畔前的石板被年轻的妇女用棒槌敲打都亮了,经常洗澡的地方像似一个泉坑,小时候,洗澡都没多少危险。

  然而,一切都变了,现在回到小时候经常去地方和角落,都长满了花草树,时间似乎真的过得像流水。常去的山间树林都没路了,常去河畔嬉戏的水域都是泥沙俱下了。村里的一切都变得没有从前那样热闹了,安安静静,活像一个坐在庭院里看花的老爷爷。现在的我只能把眷恋放在心里,等我老去时,好给家乡一个交代。

1 2

本文热度: 3226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