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论文 > 英语论文 > 英语论文内容

比较法:商贸汉英翻译中的文体修辞失误分析与纠误对策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2-06-16 01:39:37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比较法:商贸汉英翻译中的文体修辞失误分析与纠误对策

论文联盟. 引言
  
  韩礼德(Halliday, 1973)认为,选择错误的语域,混淆不同的语域,是外国人学习另一种语言时最常犯的错误。语域就是词语的使用范畴,主要指正式与非正式语体的等级(levels of speech)。狭义的语域也指词语使用的职业或行业领域(刘宓庆,1999:90)。比如商务合同常用极正式的文言词或古旧词(archaism),如汉语合同中常用的“特此”、“候复”和英语中常用的“hereby”、“hitherto”等,这种文体修辞倾向正是特定语域的言语程式。然而,由于缺乏语域或文体意识,翻译中语域误用或文体修辞失误的现象时有发生。对商贸汉英翻译中文体修辞失误的分析表明,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对“纵聚合”(paradigmatisch)(Happ, 1985)轴上的指称义近似的一串词的文体修辞义把握失当,故而造成文体修辞失误。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采用比较法来分析文体修辞失误,找出症结所在,并加以纠正。
  
  2. 商贸汉英翻译中的文体修辞失误分析和纠误
  
  语言是在选择性的纵聚合轴和组合性的横组合轴中组合起来的(陆国强,1983;徐烈炯,1990)。语言符号以线性序列呈“链”型(chain)(Rizzi, 1986: 65-95)横向组合,构成“横组合关系”(syntagmatic relationship)(Happ, 1985);而横组合轴上的语言成分在纵聚合轴上有着潜在的、可替换或可选择的、呈“纵聚合关系”(paradigmatic relationship)的一串词。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Ferdinard de Saussure, 1983: 121)把“纵聚合关系”称为“联想关系”(associative relationship)。根据索绪尔的“联想关系”说,各个有某种共同点的词会在人们的记忆里联系起来,构成具有各种关系的聚合,它们是属于个人的语言内部宝藏的一部分(1980: 170)。有某种共同点的词可根据上下义关系(hyponymy/semantic inclusion,如:dealer/merchant、trader、importer、exporter、retailer、wholesaler等)或同义与近义关系(synonymy,如:buy、purchase、acquire、merge等)组成一个个“语义场”(semantic field/lexical field)(Baumgartner, 1967: 165-197; Betz, 1967: 189-198; Grandy, 1987: 259-280)。本文所关注的是“同义或近义场”。按照不同的交际目的和语境,可从中“谴词酌句,布局谋篇”,以求语随境、文适体。可见,从“同义或近义场”中选词(包括词、词组和个别语法结构)有着包括文体修辞意图在内的目的。从文体修辞功效来说,“谴词酌句,布局谋篇”是有选择限制的(selection restriction)(Chomsky, 1965; McCawley, 1968a: 71-80)。然而,正是因为不注意或忽略这种限制,或者说,由于缺乏文体修辞意识或不清楚同义或近义词有分级性(gradability)的文体修辞差异,才造成了文体修辞失误。下文从词汇、句子和篇章三个层面,用比较法来分析商贸汉英翻译中文体修辞失误的症结所在,并探讨纠误对策。
   商贸汉英翻译中词汇层面的文体修辞失误与纠误
  相对同义与语义近似表示相同或相近的语义概念,组成一个“语义同义场”(seman- tically synonymous field)(王逢鑫,2001:11)。例如,“公司”有二三十种英译,如:company、corporation、incorporation、firm、agency、industries、products、enterprise、stores、service(s)、line、system、group、holding(s)、laboratories、insurance、assurance、office、proprietary、associate、alliance、union、united等。它们或在国别{如:company(英)、corporation(美)}或在规模{如:firm(小公司或商号)、company(较小)、corporation(较大)、group(集团公司)、holding(控股集团公司)}或在行业类别(如:agency、industries、products、enterprise、stores、service、line、system、laboratories、insurance、assurance)或在组合方式(如:incorporation、proprietary、associate、alliance、union、united)或在管理层次(如:headquarters、office、branch)有所差异。除了要注意同义词在指称义上的差异外,人们从同义词中选词可能带有表明态度、立场、感情和正式程度等文体修辞色彩的意图。在商贸汉英翻译中,假如对文体修辞色彩不加注意,就很有可能产生文体修辞失误。例如:
  ①欣寄我方产品目录,以介绍我方各类产品的详细情况。
  ※ We are sending our catalogue, which gives full information about our various products.
  汉语多用文言词、半文言词和成语来表示正式文体,如“欣悉”、“敬请”、“我方”、“贵方”等。这种措辞在商贸合同中尤为显著,商务信函中也时有碰见。英语常用词“are sending”(中性)违背了“文体适应性”(stylistic adaptation)(刘宓庆,1999:90),与原文文体格格不入。经过分析比较,得体翻译应是“have pleasure in forwarding”(正式)。商务英语倾向于多用诸如“forward”、“acknowledge”这种“大字眼”(big words)来表现正式文体,而更正式的表达方式是用名词化短语,如:“We are now awaiting the arrival of your L/C,on recEipt of which we shall make the necessary arrangements for the delivery of your order.”(此句连用了四个名词化短语,而口语体常用对应的动词形式:arrive、receive、arrange、deliver)。中性的表达法是单个动词,非正式的表达法是用动词词组,这一点正是中国人学英语的难点。

转贴于论文联盟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