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生活随笔 > 生活随笔内容

在西行的列车上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04-14 11:05:23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在西行的列车上

  

   列车开往西宁。硬座车厢人满为患。由蚌埠上车的几个旅客撑过西安,已疲惫至极,像喝了蒙汗药,东倒西歪,不分性别和年龄,或躺在走道堆放的麻袋上,或躺在座位底下,坐在我对面的一位年轻女孩,竟仰躺在座位上,将双腿交叉高跷到车窗一侧,牛仔裤上刻意撕裂的洞口透漏着雪白的肌肉。乘警开初以命令的口气要求乘客让出过道,但躺在过道上的人,刚让过一只脚,就又躺睡如初,且鼾声如雷。乘警只好摇摇头,手扶两边的椅背,小心无奈地插脚而过。

   这些人要到哪儿去呢?我注意到身边的几个人尽管忙于补觉,但眼神和口气互有关照。坐在我斜对面的是一位老者,一面给身边的美女让出位置,一边却要将脚伸到我的座位旁睡觉,邻座一位头发乌黑的女人挪动屁股,给对方让出了一点位置。一位身着天蓝色短袖列车装、胸前挂上海铁路局某局职工牌子的短发女子,端一只盘子,一会儿卖儿童玩具,一会儿卖小型电子按摩器,一会儿又卖手链项链儿。在拥挤的车厢来去穿梭,像上足发条的木偶,不知疲倦。

   车过西安,对面的美女醒了,坐正,理理长发,开始玩手机。我注意到这个女孩的美丽,圆脸,双眼皮,有点像老电影中的海霞。卖按摩器的蓝衣女转到我们的座位前,说,来一个吧?就50元,便于携带,消除疲劳,效果很好。她捕捉到我对面的“小海霞”犹豫的眼神,停了下来,打开按摩仪,装上电池,让“小海霞”试。“小海霞”说,我是学中医的,不错,也不贵,要一只。“列车女”说,你是学中医的?那你帮我看看,我有什么病?“小海霞”让“列车女”坐下来,眼神和姿态很像专业医生,问诊,她让对方伸出舌头,然后看手相,说,你有子宫肌瘤。“列车女”惊讶地叫了起来,是啊,怎么办呢?“小海霞”说,是可以调理的,不要紧。“列车女”说,看好需要多少钱呢?“小海霞”说,中医不好打包票,有两千元差不多就能看好,即使看不好,症状也会减轻,不会有负作用。“列车女”如遇救星,忙加了“小海霞”的微信,说以后我会找你。

   “小海霞”是一位中医?这让我肃然起敬。我主动搭讪,你是学中医的?“小海霞”说,是的。她拉过我的手,看看,说,你的肾脏有点问题。我说,是有一点。其实我的毛病很多。我问,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她说,我中医只学了两年。她不肯说出学校的名字。我问,你年龄有多大?她说,我是92年的。啊,比我儿子还小两岁!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她的成熟,是一种希望控制局面的老中医常有的那种眼神。她能给人看病吗?你是暑期旅游吗?我问。“小海霞”说,不是旅游,是跟村里人一道到青海去摘枸杞子。外出打工。一起有多少人呢?我问。“小海霞”说,这一批有20多人,后面还有,一共有200多人。这是一支庞大的打工的队伍!我问,一天能挣多少钱呢?“小海霞”说,一斤能挣一块一,最多的一天可挣一百多元,少的也有几十元。

   听到我与“小海霞”的对话,旁边坐着人也醒了,注意倾听。与“小海霞”同坐的那位老者望着我。我问,您有多大年纪了?他说,61岁。我再问我旁边的女人年龄,她回答,58。我说,你不像58岁,头发都是黑的。女人说,是染的,去打工,怕年龄大了人家不要。

   你们打工,有人联系吗?我问。“小海霞”说,有领头的,他每年都去,我是第一次去,学的是中医,也想去看看。

   车到蔡家坡,我的目的地到了。我与她们告别,祝他们一路风顺。

   我知道,这些人,包括“小海霞”,我今后不会再见到他们了。他们是河南人,到青海采枸杞子,年龄多在60岁上下,还有“小海霞”这样的年轻人,他们为了省钱,乘坐列车,甚至连座位钱都要省却!“小海霞”跟随这样一支队伍,今后会学到什么呢?学会吃苦是自然的,但在生活的艰辛面前,还会学到什么呢?这显然是专科毕业还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权宜之举,但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很需要得到别人的尊重!为了这份尊重,她会不会走上别的“捷径”呢?我吃不准。

   望着远去的列车,我在心里祝愿“小海霞”在生活的磨难中,能拥有一份纯净的坚持,也祝同去打工的人们,一切顺利,生活幸福。

1 2

本文热度:

上一篇: 妻子的位置 下一篇: 路与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