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经典文章 > 经典文章内容

三生三世情,十里桃花香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01-12 22:13:43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夜华说:十里桃花灼灼,我只取一朵放心上,足矣。

  那一年,十里桃花,忘了记忆。再见时,依稀的脑海,空白的清冷。桃花源内,记忆瘦不过时光的轮回。夜华的翩然,轻叩着白浅的记忆。

  那一世,白浅成了夜华的夫人。他是天庭太子,依旧是俊朗的夜华,她是凡间尘女,却是人间的素素。他说:今世有你相伴,哪怕是草庐栖身也无所怨。

  只可惜,这一言,未能让一世情缘白头到老。他被逼回天庭,不忍素素留在人间,与其同归。奈何,天庭并非笙歌之地,容不得她这凡尘女子。

  她痴他一生一世,他恋她一世一生。彼时的他,举手投足是那般温情,而今时天庭之内,竟然容不下一个孱弱的女子。她不懂为何天庭与人间一样,是如此冷漠如此凄凉。

  她是夜华的妻,没有名分,只有腹中阿离是她唯一心痛的见证。她被各种威逼裹挟着,他反抗,她退却。她颤颤巍巍跌跌撞撞,却不知道去往哪个方向。

  诛仙台上,素锦的咄咄逼人,让她心如死灰,空洞的双眼是她对夜华的彻底绝望,她说,孩子叫阿离吧,生离死别的离。这一刻,她知道,今生今世她与他情断义绝。

  只可惜,她落入桃花林,丢了记忆,却不知尘封在结魄灯里的故事,是怎样的让她肝肠寸断。

  白浅说:你若敢死,我就去找折颜要那泉水,从此,把你忘得干干净净。

  阿离的一声娘亲,白浅心绪微澜,万年的修行敌不过百年的亲情。

  重重叠叠的时光里,她是他唯一的牵念。得她,得几世真情。然而,心凉了,该怎样去暖?

  他不敢想,只求一世相伴,现世安稳。怎奈,现实薄凉,人情凉薄。素锦的蝮蛇之语,云烟四起,让白浅惊梦初醒,也让夜华从夏到冬等了千年。花自飘零水自流,他不甘心,不甘心生生世世的轮回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曾经他问素素,我该怎样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她的一句那就以身相许竟然一语中的。他喜欢她眉山目水间的纯情,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柔软。

  那一刻,他想与她生死契阔长相厮守,他恋她的似水柔情,她眷他的惊鸿翩翩。此生此世,彼此相依,把日子过得细水长流。只是,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深深浅浅的缘分,聚聚散散的情怀,让湿漉漉的心头疾风四起。到底是情,还是孽?千年的情已落落,万年的心已寂寂。纵遗恨三千丈,也不过是一颗初心不死。

  一世的仇怨,随着他封入冰层,化为飞灰。

  他说,世间最真的爱就是两不相欠。她问,你真的不欠我的吗?

  他说,我不把结魄灯给你,是我不想让你记起那段伤心的往事,现在我给你,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当结魄灯缓缓地打开,她看到他为她所受的苦难,潸然而下的泪冲走了所有埋怨。这一世,有一个如此爱自己的人又夫复何求呢?

  她不能让他离开自己,当她赶到他的身边,看着他一点点冻入冰层,这一刻她知道,她爱他爱得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当十里桃花再次绽放,白浅终于用情融化了封冻夜华的冰层。

  桃花林里,夜华含笑而立,白浅侧目含羞。

1 2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