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哲理故事 > 哲理故事内容

青年石仔的悲哀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12-28 22:33:18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年节刚过,村落里青壮年都已外出打工,剩下老老小小留守着这个僻静的家园,让原本就宁静的村落显得更加寂寥没落。
  
  可是,好像个自然规律一般,似乎每个村里总有那么些个不求上进的小伙子在村里混沌度日。石仔,便是我们村最有名的破落户。
  
  石仔,原名里有个思字,因为本地话的“思”和“石”发音相似,便被人叫成了石。又因为“石”和“蛇”在本地话中的发音很相似,所以也有人称其为“懒蛇”。不过这些称呼倒也很是写实。三十好几的年纪,理应是正值壮年的好汉,家庭的顶梁柱,奈何其好吃懒做、嗜赌成性、性情古怪,在村里很不受待见。
  
  听村里年长的人说,原先石仔家在村里也算是口碑不错的勤劳人家。其父曾是参加过越南战争的老兵,因为战事的原因,身患残疾,老年才结婚生子。老年得子,家里自然对石仔很是重视,宠爱有加。不爱学习的石仔,读完小学三年级便辍学在家玩乐啃老。说是读完小学三年级,其实总共在课堂上的时间还不足三周课,连个a、o、e都还念不全。到了石仔二十出头的时候,父母相继离开了他。听说老人在离开的时候还一直惦记着给石仔问一门亲事,此前他们也是为了这个事情张罗了很久未果,恐怕也是含恨而终。
  
  从此,石仔便独自生活。后来他曾外出打工一段时间,是村里好心人给介绍的,让其在城里一个单位当保安。因为当保安期间常常聚众赌博,又因为性格懒惰,常无故缺勤,没多久便被辞退回家。后来又有人介绍到村里人的小吃作坊帮忙,因为嫌工作太辛苦时间太长,没多久自己便打了退堂鼓。再后来,当过工厂小工、工地工人、小吃店服务员等等一些工作,都因为嫌苦嫌累坚持不了多久就放弃了。十几年下来,一事无成。后来有人劝其在家经营好田地度日,可是他任着田地荒废也不曾踏足半步。如今,恐怕是自己也不认得自己田地所在之处了吧。
  
  时间久了,人们便不再理会他的生活了,但是好心的邻里们还是会是不是给他一些接济的物品。村里给他上了低保,每年他凭着低保过日子,生活一贫如洗,但却没有发现有一丝上进的意思,村里大植桉树之时找人到山上帮忙种植,按天付费,本来很好的差事,可是他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终退下山来。
  
  也许农村就这点好处,门口随便插支蒜都能长得郁郁葱葱,田间地头放养几只鸭子照样长得生龙活虎。石仔就是凭借着这点优势,再加上常年在乡里赌博,到处走家窜门蹭吃蹭喝度日。很庆幸他是生活在民风淳朴的农村,才有这样的机会可以维持生计,要是在城市恐怕是只能在垃圾堆里寻求生存。但也很不幸的他是生活在农村里,才养成了这样好吃懒做的毛病,换做在城市,是否会因为从小的教育熏陶变得更加自立,没有不劳而获的环境才更加自强呢。或许他自己也从未想过。
  
  对于石仔,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三年前那庄荒诞的婚事,一个华丽的梦。
  
  三年前,村里很多的大龄男青年在隔壁村曾大婶的牵线下,都娶上了外地媳妇。听说这些媳妇是从外地更加贫困的农村过来的,有的来的很远,是北方的妹子,也有近的,就是隔壁乡镇的寡妇或者有些个小毛病的大姑娘。
  
  于是,石仔在赌场朋友的怂恿下,也向曾大婶问亲来了。曾大婶满心欢喜,直拍胸脯说只要找她介绍对象,事儿准成。不过问亲这事可不空手套白狼,她向石仔索要了一笔不少的钱,一说是聘礼,一说是介绍费。石仔为这事东拼西凑,却只找来了几百块钱,曾大婶无奈之下勉强应承说是只负责介绍,不负责说和,要靠自己的了。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大婶不知从哪里介绍来了个不靠谱的姑娘,深深伤害了在情感上单纯善良的石仔。
  
  这个介绍来的姑娘很快便答应了这门亲事。在姑娘的怂恿下,石仔又向赌场朋友们借来了几百块钱,高高兴兴的在村里办起了个简单的筵席宴请乡里人。朋友们之所以会借给他,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筵席办起来了,石仔凭借乡里人的红包是可以还上欠款的。别看只有几百块钱,在村里已经足够办起来个四五桌的筵席了。
  
  结婚那天,村里人来了不少,按照习俗,家家户户都包了不少的红包。石仔那天喝了很多,好似这辈子干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情,大家都来学习一般。大碗大碗的酒碰在一起,乡亲们投来祝贺的目光,他浸淫在这种热闹的氛围里面,享受着这一切。好似被外敌入侵的无辜村民们在瞻仰英勇杀敌的民族英雄一般,心里满怀着巨大的成就感,醉倒在觥筹交错的美好憧憬之中。
  
  可这一切,只有一天的时间,因为明天,他将背负着更沉重的包袱,颓然生活在人们唾弃和怜悯的目光当中。因为第二天醒来,新娘不见了,带着乡亲们给的全部礼金,一起消失在了他的生活中,消失在了乡亲们的祝福声里。
  
  石仔哭着找到了曾大婶,但是她也求告无门,她是托别人介绍的姑娘,别人也是经过其他人问询的信息,最终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姑娘的具体来路,他们都被骗了。有人说告到派出所,可是又有人说他们没有办理结婚证,不算合法夫妻,而且人具体信息都不知道,告去了有什么用呢,甚至还有人说,指不定那姑娘是被拐卖的人口,被迫来骗钱的,他们花钱买了人家就是在替犯罪分子销赃,不能报案。七嘴八舌的村头村尾都讨论起来了,但是没人能帮他解决任何问题。唯一留给石仔的,便是满身的债务,和乡亲们的唏嘘之声。
  
  经历过婚姻欺骗的石仔变得更加颓废了,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捣鼓一点吃的就又到处浪荡。他常常躲着以前的赌友们,因为见到他们无非就是催债,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能力偿还呢。
  
  不过这也倒成了好事,因为没钱赌博又常躲着赌友倒是让他安分了不少。想到年底又要领低保了,他的心底又升起了一丝希望。他决定领了低保就到外地去,并不是因为他想开了要努力打工挣钱,而是因为怕被赌友上门讨债。
  
  可事与愿违,这一年的低保似乎发放的比较迟。为何到现在了他还没有领到保金呢,已近年关了呀!他思量着,却又无奈的等着,隔三差五就跑到村长家问问,以往都是村长帮忙领取的。村长烦了这家伙,每次都要找各种理由搪塞他,后来索性让他自己到乡里问去。无奈的他还是得笑笑说没事,在家却是如坐针毡,日日惦记着他那微薄的保金,生怕还没领到手就被债主抢去了一样。
  
  后来听说县里下来了个政策,说是要精准扶贫,落实到我们村来了。村长带着乡长书记到了石仔家视察,后来又是县长和扶贫办的人员,总之一番探察过后,终于真正开始扶贫了,这倒成了石仔一个很好的转机。
  
  不知是县里还是乡里,给石仔下来了一笔扶贫款项和物资,说是要资助石仔恢复农耕,勤劳生产,农业致富。几百公斤物资让石仔乐了好长一段时间,有大米、油、还有一袋子的谷种和几百棵果苗。当然,最令其兴奋的还是村里进行了新村改造,所有危房都改建平房,政府补贴帮助改建,由此,石仔得到了三千多块的补贴款。
  
  可是石仔并没有因此而过上幸福的生活。仅仅过了一个春节,所有款项已经在赌桌上挥霍一空。不久后果苗枯萎,当柴火进了炉灶。又过了一年多,油粮米面消耗殆尽,连谷种也成为果腹之物消失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中。
  
  哎,希望本来是多么真切的出现在他的生活当中,可是他一次次的错过。从来没有人跟他讲过贫穷的困境只能自己摆脱,别人无能为力;从来没有人告诉他爱情不是唾手可得,需要用心经营,用爱创造。或许再无助的人在某一时期都会有外力的帮助,但最终的翻身还是要靠自己。有人说过,人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当别人希望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拉你一把,都找不到你挣扎的双手。或许他就这样荒诞的度过这一生,又或许在未来的某天他能幡然醒悟,真正挥动勤劳的双手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只是希望,如果真有幡然醒悟的那一天,希望不要来的太晚。
  
  

1 234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