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诗 > 散文诗内容

这一天的一天

作者: 河南阳油田南薛洪文 发布时间: 2017-08-21 07:00:07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27这一天的一天

河南阳油田南薛洪文,2017.8.19

 

      这一天,不入尘魂化,不入朽木粪墙。

      这一天。一天的祭奠是苦茶的泪水化开,氤氲天地人间取血入化丹霞。这一天,不为今天的惆怅,只取儒理学的明天剔曲扶正的天道。这一天,一天的事,沉哀一天的一天,浓缩的天光与时间构建,能写的就蘸满星泪的心光,清贫孤寂入窗飞进千层雾嶂,去悼念死掉的缝隙记忆来访吧。

      能否写尽?爬进的青灰色的脸色,灰灰重重,青青冷冷,是坟穴的蚀骨阴气,有人鬼不清的,也有人皮渗着兽性的;它们脸色只是笑,笑得如一座坟的凸起高势,也如腐烂的枯枝在头顶举着花圈,只是笑,变换号子,修补夜色入室的刀光。

啊,你能证明么?这酷似虚构的玄魔之事,会在人间浮现么?哦,哦,少许说些吧!今年,二月的衣服站着的刀光晚上,淋着寒光辩证我字稿写的暴黑主义存在。哦,哦,少许说些吧!刀的口子,一口就可以闭合所有的人间,一刀就可以击倒思维的头脑。

      这一天,不入尘魂化,不入朽木粪墙。

      我在想,想这一天的浮浮沉沉。昨晚,西边的天,一直电闪,闪光,似乎天佛动怒,似乎妖道战天。今日,我急查找天道之论,大凡人间“文不能理,理不能直”,必礼崩乐坏,群妖丛起。

      随又查。近几十年的报道数字,黑道势力范围之大,进化之生态化的繁宠,多有报道的评论。可危言之词,我来补充一句:若黑社会与白社会同存、争道,其恐怕不是一场暴雨所能冲刷的,天若有二层,其民之心必离散。

我想的如念如一天的心事。感叹有余,一名教师,一位写字稿的反黑势的字人,竞有如此遭遇,岂能是时代去痛忆的,文字的社会功能化渐进弱化,必将是德礼不立,儒理失准,难持法正,更有腐败生出的黑势力的暴力工具之忧了。

有《论语集注》卷一《为政》里理学大师朱熹有云:政者,为政之具;刑者,辅治之法;德礼则所以出治之本,而徳又礼之本也。

这是我的一天的思忧之忧伤,随一草民的一角之泪花,渐入黑夜了,去查证入灯的儒圣仲尼的树人树德思想,泪烛满盏,明天,又将会有多少层层的黑云呢?

1 23

本文热度:

上一篇: 悲雨凄凄恨愁句 下一篇: 没有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