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经典文章 > 经典文章内容

指尖的温度,拨弄了谁的情愁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08-03 22:29:03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附花烟,烟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时间,就在眨眼的一瞬间划过了指尖。青春,就在转身的一瞬间走过了流年。

你是我,指尖的芬芳

犹记得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午后,慵懒的阳光在脸庞温柔划过,拎起白色裙角,脚步轻盈,小心翼翼。站在你楼前,一、二、三、四,轻轻数着,对了,就是那第四扇窗。窗外有一棵高大的槐树,四肢发达的过分,张牙舞爪,粗粗的树干直直的伸向你们的窗户,和我一样,对里面的世界想要一探究竟。我对宿舍区一号楼二层左侧第四扇窗有着独厚的感情,那里扔出来过外套,扔进去过篮球,从窗口往下提溜过干果、毛笔字贴、还有一个空的水果盆。大同的五月是丁香花的五月,空气中,角落里,男孩女孩的发间眉眼全是甜腻的味道,热烈却又温和,像是初恋的心跳,闷闷的,涨涨的。

其实都不是,宁静是暴风雨的前奏,沉默是爆发的桎梏,当时间撇开一切,当每个人面临离别,归期不是无期,挣扎着也要将谎言编织到底,所以,我不相信你们每一个人告诉我的离开日期,我不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火车票上印刷的是几月几,两年前我就预料到了今天,预料到了你们的不辞而别。谈不上原谅,只是任性的不愿理解。着急着慌的寻找,电话里头的你说,你还在我身边;电话外头的你,其实已经坐上驶向千里之外的火车。

人生几相逢,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有缘, 没说完的话没道尽的感激,越是遗憾越是不甘心,如果甘心那还怎么会如此心绪不宁。你们的离开,比将来我的离去更让我难过,习惯一个人,习惯一件事,习惯追随你们的脚步而动,习惯仰望你们的嘴角而笑,因为美好所以不舍,因为快乐所以放不下。人往往是这样,你让一个人放弃一个习惯,那不是一本书或者一杯咖啡,那是白墙上一抹蚊子血,是心口一粒朱砂痣。偌大的校园就像只留了我一个人,不凄凉却孤单;楼前的灯光篮球场,人声鼎沸却空无一人。陌陌红尘,杨絮飞舞,有幸遇见你,有缘相识你们。那人、那事、那份情,是友谊又不是友谊,是亲情又不全是亲情,谁也没办法为这段情谊下一个干涩生硬的定义,无关风月却真心相对。

人来人往,缘聚缘散,人间自有真情在。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对待自己生命里的人,他们的出现改变我们,我们的出现亦改变他们。日暮黄昏迟,风起旧时雨。我愿有颗美好的心,不纠结过往,不错开曾经,当路过下一个风景,敞开心扉,跳跃成指尖的芬芳。

指尖阳光、半含微笑半含殇

总是遐想着站在红尘外,遥看那远在天边的一幕景,一线光,那些时候可以忘记所有的忧伤,所有的虚假,仅仅只是眼中的一线光,美好,清宁,亦是一种沉默里的喧嚣,或是喧嚣中的一种孤寂,看不到我的悲悯,也听不到我的苦叹,我只是冬日里那一缕清浅的阳光,笑,可以暖暖的笑,而泪,永远滴不到眼角,在那一片清澈圣洁的地方蜷曲着我所有高贵而清冷的情与念。

似水无痕的微笑,苍凉斑驳的忧伤,只因冬日里的阳光,风华是一指流沙,苍白是一段年华,冬天的时候却喜欢在阳光下伸出消瘦的双手,看那带着些许暖意的清浅阳光在指尖轻舞飞扬,让斑驳的色彩装饰这凄凉一季,刹那芳华,在哪老了又老的时光里,慢慢的剥开忐忑在内心里那些剧烈的忧伤,骨子里藏匿很久的柔和便像那清凌凌的水流般,在这个冬季给我一股澈心般的安慰,却也给我带来了丝丝凉意。

总有那样一些时候,独自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忽然觉得自己跟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而自己也与所有的一切无关,就那样空空的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处,总有那样一些时候莫名的想去关心一下自己,却发现很多时候自己也是那样经不住嘘寒问暖的宠爱,所以给了自己一个落泪的理由,却没有给自己一个落泪的机会,坚强到软弱,到最后自己轻数那些流年的故事默默的承受下一个转变。

回首,留不住岁月,凝眸,牵不住时光,清浅岁月或许走的太快又或许走的太慢,很多时候走着走着,忽然就感觉到有些安静,静到自己可以很清楚的听清心里的呐喊,忽然又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就这样习惯了孤独,在自己的世界孤芳自赏,在陌上的彼岸,我遐想着幸福,想着想着就笑了,笑的那样的僵硬,却不再毫无顾忌的让感觉牵引,想开和放下是何其洒脱的字眼,当这个红尘让我走的不那么平坦的时候,我就会想着尽可能的去逃避,尽可能的去伪装,在一次又一次的洗礼中,那些曾经的纯真一如既往的跟随着我,只是少了再去人前展示的勇气。

总是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我才惊觉,与时光对望,或者、隔着时光与自己对望,我、输掉了很多,于是我又在午夜打开电脑,一个人安静的与文字来一场忘我的苦恋,那种敞开心扉的剖析让我感觉到痛,我明白其实不是麻木,而是源于心胸的积淀,源于梦幻对生活实情的虚掩,那些违心的反反复复,早已坐视不管,我看着,这些漂泊了,无法更改的叹惋,越来越觉得和原来的自己走失的太远、太远,多希望在自己低头的那一瞬间,隐晦心头的那些念想还在沸腾。

当所有的日子都变的不在无忧,当所有的决定都不在那么无所顾忌,似乎岁月就这样,显得有些空寂,无歌,无梦,支离破碎,苍白的有些胆怯,斑驳的有些离奇,当我真的明白到无奈和坚持是人生中两个最大的背叛的时候,我却还在其中苦苦挣扎,直到累的想要放空自己的时候,才体会到那一股锥心的痛,试图沿着掌心的脉络去勾勒出那些曾今的延续,不是我不能释怀,只是很多东西为何还是那么清晰,一颗自由而孤独的心为何却像是被什么禁锢一般,那种乌云蔽日般的萦绕想撕撕不烂,那种红尘蛊惑的情愫想散散不尽,在灵魂深处的交织辉映中自我却一直处于下风,于是我便一直习惯与在沉默中去演绎自己的爱恨情仇。

梦似乎真的醒了,走出过往的尘世,青春应该还没有走远,我依旧会将那些缱绻的时光洒向心海深处,我站在冬天的门楣下面,手持着光阴的碎片,看着这熟习又陌生的世界,一点一滴,细数着流年的倒影,刻画了一场又一场的欣喜悲伤,依旧在这个纷纷扰扰的尘世迷茫着自己的追求,妄想着把那些片段镌刻在这个冬季的深邃,而我却也总能在这种孤独安宁的时刻,才能寻求片刻的安详,可我却像罂粟般迷恋的上瘾。记忆的深处,太过熟悉,光阴很重,重到有时候我想去逃避,很多时候,自己就像一个小孩走在一个十字路口迷茫般又透着不知所措恐惧,一直试图着用梦的方式,给自己寻找答案,答案里,迷茫是一种负担,一种无助,一种不能用解释诉说的悲伤,空空的心带着一种奢望的灵感,心底暗伤的细流轻抚着一片寂静,那些期望和无法弥补的痕迹依旧还在空气中浸渍,十指相握给自己取暖,却发现是那般冰凉,已经没有阳光的气息。

当一些难以铭状的情绪涌上心头的时候,那些游离在文字里的宁静仿佛可以稀释那一份难以置信的僵硬,在那些字里行间的真情演绎,我还是那个我,不曾丢失,不曾离去,亦不曾改变,依旧站在时光的这端,款款而行,我的笑不是因为欣喜于你,而是仅仅不想让自己在那么看重,用我的浅笑来化解所有的缄默和难言,即使心绪像苦丁般苦涩,我还是那样像个孩子般执着着自己的天真。

在最近的世界里,我依旧无法接近,却在最远的世界独舞,我不是一个戏子,却总是上演着一幕幕只有在舞台上才有的生活,我不想改变,我在承受,我也在享受,涤荡着岁月里那些固执的守候,安之若素的心没有奢望,没有慌乱,循着时光行走脸颊上留下的细微轻痕,细读那些亦欢亦殇的点点滴滴,有些感觉无人可诉,也不知如何描述,有些情感,在缓缓流淌过心上的瞬间,便再也无法忘却,不想在去叹息黯然,我许自己一次一生最坚定的执着,追寻着前世今生的梦,即使疼痛,却也无悔。

也许这世界最美的风景永远都是我们想到的而并非我们所看到的,一直在心里给自己留下一份浅浅的安逸,希望有一天可以洗去自己身上那些淡淡的落寂,我会对着另一个自己说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话语,然后让我继续前行,没有消极,没有抱怨,只是给自己的人生话题布置一曲随心的旋律。

谎言天生残缺,却也可以美丽的近乎残酷,有时候让害怕的有些窒息,可有时候又会迷恋的无法自拔,那样的真实无比,那样的无能为力,幸福很近,可是又那么远,徘徊在孤独的右岸停滞不前,看这别人的幸福给自己一个望梅止渴的念想然后取追寻着自己的自由,终究我还是一个世俗人,我逃不掉,披着满身尘烟,揉碎了自己的思绪,将那一阕忘川的年华再次埋藏,醉了,醒了。

在这个冬季还没有下雪的城市,在这个有阳光还感觉冷的冬季,温度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需要用彻骨的寒冷才能去体会,那些在指尖萦绕的浅浅阳光让我在这个冬季定格一副暖暖的微笑,多情有爱,我也试着埋葬那些手心里划过的轻痕,惟愿心不再在这个季节走失,在这个多少给人一些荒凉的季节暖暖的唤醒冰冻的心,许流年一曲浅唱。

指尖滑过的伤感

还记得,那时候的好时光,清晨5点的冬天,冻的发红的脸颊,在烟雾中晨跑的我们,曾无数次的幻想过程,结果,有无数次的结局,唯独没有现在的离别。

总是在惋惜中,感叹一句,可惜不是你。

街道两边的桂花依然一到秋天满街溢香,却没有在树下傻笑的你。

房子是盖了拆,拆了再新建,一年一度光景。

花,一到春天,依然娇艳。

而我,却在这风景中渐渐淡忘了。曾经有过吗?有那样美好的回忆吗?或者是美化了吗?是否真的如此?

在渐渐退色的记忆中寻找,推敲答案。

终于,我老了。已经想不起来了。

或者你在街上,匆匆而过,能想起年轻的我吗?

如同我曾经的刻骨铭心。

白发苍苍的你,步履蹒跚的我。

在世界的不同角落,也许会偶尔在同一时间抬头欣赏头顶的圆月吧。

老了……老了,只念叨这一句。

可惜不是你。

指尖的温度,拨弄了谁的情愁

一些心情,渐行渐远,一些心情,愈来愈近。我知道,无论如何,都应是淡定的,淡定之于我,已经深入骨髓,不可疏离。一种伤感,一种快乐,交替在空气中,碰撞的瞬间,撞击着心灵深处的柔情和感动,有时候一支音乐就能让一个人有流泪的心情,一种温柔就会让一个人有一种想倾诉的懵懂,键盘的冷硬,隐藏不了内心的温柔。淡淡忧愁,浅浅思念,是谁错种了相思子,又是谁误谱了离别曲?谁用背影留下了无语的结局,谁在深情处守着期盼不肯回头?是你的无情还是有意,是我的落寞还是痴情?

俩个人,两颗心,从陌生走到相识,然后相交到生情,再共同携手相依承诺今生相伴,其实这真的不容易。为什么动不动就轻易的对爱说再见呢?静静地看,默默地想,太过彷徨的岁月,何处才是终点?撑着落寞的躯壳却依然在守着,寂寥的守着这份隐痛的执着。每一段爱情,都会从激情走向平淡。开始时电击般的兴奋和痴情,慢慢变得温和平静,少了冲动,开始觉察心中人的缺点,也会为失去新鲜感而烦躁不安。其实,爱,不过是在繁华落尽后留在身边的那一个。只是,你还愿意与我一起去看那细水长流么?

我已经习惯了,在字里舒展或喜或忧的心思。不愿意诉说,不愿意解释,只愿能在这小小的角落里,让那些悲伤的悲伤都远去,做一个明媚的女子,温暖那些懂得与被懂得的真心。定是温暖的女子凡是有因果瓜葛的,后来都瘦成了一株往事。一触,柔软就落下来,落下来。当所有的心情在洁白的书笺定格,心便如释重负,过眼成风。流逝的岁月,过去的时光,几多柔情破败成满目疮痍的景像。一地的零乱,谁会在天涯听我碎念?

指间流逝的缱绻,残留一些爱一些痴一些不舍,于心底浅浅停驻却深深依恋。释怀的痕,就让那过往随着尘烟,淡淡的飘逝于素笔水墨,把这份疼痛而又甜蜜的交集留作回忆两行脚印,一直向前,记述自己的姿势不曾停歇,未遇栖息路边的景色斑驳了一季又一季,只是被风霜浸染的痴爱,涂抹了一圈一圈的铜绿,穿插刻骨憔悴了一颗漂泊的心。寻一场盛世花遇,付一瓢弱水三千。不记前尘流星,忘却千年索寞。以尘世为旅的渡口,岁华微凉。在故事开始之前闭上眼睛,借着凭世的风醉进尘嚣,聆听袖口飞扬中的那一曲红尘一醉。

尘世的风华总是带着沧海桑田的痕迹,我们小心翼翼的穿梭,也不免感染上沧桑的味道。若生命能重新编剧,能否撤下所有残忍的轮回的镜头?前世来生的画面,与流年有染的片段,被夹带在烟雨中,每一刻繁华,都是最灿烂的拆解,最温暖的释放。我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此生但为君前醉,伴君天涯终不悔。你说,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做我红尘中的知己。但,我要的不是刹那芳华,我要的是亘古的温情,你若离去,我自飘零。爱祭情未央,唯有相思不曾闲。指尖的温度,拨弄了谁的情愁?

时光只是指尖沙

时光,无论远观还是近赏,都是飘渺的,如同心里的思维,看不见,摸不着,却有着万千感触。

——题记

时光只是指尖沙,握不住的风华,扬不起的凡尘,日出日落,转眼白发,不管你在做什么,想什么,她都是无情的,仿佛无视于你的存在,冷漠的穿过你的身边,甚至带不动你衣衫一角,而你,却在瞬间苍老了。

看孩子长大,看脸上皱纹滋生,看墙头青瓦粉化,看枯藤脱落,风起了,雪来了,不经意间,春夏秋冬又是一个轮回,只是自己的心还在原地,没有收获什么,没有承担什么,来过的痕迹荆棘蔓生,未来的路上还是迷茫,日子就这么百无聊赖,谁发明了寂寞这个词,让人感慨万千。

不敢想象古人是怎么煎熬生活的,是怎样日复一日的变老的,那长调,那小令,总是在平仄中读到了深深地感伤,夜总是漫长的,笛声总是凄婉的,故事发生着,又结束着,数不尽的风流,也写不完的相思,一场春,一场秋,历史就这么演绎着酸甜苦辣的人生,今日,便再也无人忆起亦或等待,亦或失意的爱情传说了,身后,一片清梦。

无数的日子,时光的指针总是凉的,滴滴答答的让人心慌,不敢怠慢光阴,光阴却把人抛弃在了身后,长吁短叹,只有自己的心听得见,不敢诉说什么,老去,是迟早的事,也是让人心乱的,无奈的。

那年相遇的小路,两边的树苗已经参天,总是莫名的希望两边的枝叶能够弯弯腰,牵牵手,岁月搭成的林荫到底载了多少愁?树叶绿了又黄了,心也在一年一年的老去,成熟或许真的不是容颜变老,而是那曾经燥热的眼眸平淡如水,褪尽了激情,沉寂了希望。

光阴不是用来数数的,我们用脚步丈量了行程,却不知磨坏了多少双鞋,诚然,脚是不会说话的,可那厚厚的茧,那磨破了的疤痕,都是不屈不挠的见证,每个人都是追赶时间的苦行僧,虔诚的心一直向前向前,完全看不见脚下的路尘的艰难。

所有的人生故事折叠,已化为了脸上的沟壑,没有了激情的日子,每个午后碎碎而念的只能是平实悠长的心书了,时光深处,可还有涟漪划过无纹的回忆?

都说岁月如歌,岁月真的如歌吗?一路是吟唱的悠扬,还是哀叹的心酸,谁解其中味,一生就这么纷杂,难解,难剪,昏昏然,昏昏然,想不清看不透,品不出写不全。

在风中摇曳,在雨中凌乱,总是想闭上眼,远离尘嚣,愿一切红尘事顺其自然,过客永远是过客,你来,我用心而迎,你走,我沉默相送,再不是年轻的我,历经沧桑,我沉淀着,努力着,看花开花落,看人来人往,波澜不惊。

喧嚣红尘,每个人都是生活的穿行者,沧桑的面容,忧郁的眼神,行走的厚重感,无一不在浸染着行程的艰难,笑容总是太牵强,手心总是写满清寒,春夏秋冬轮回着,心也在一圈一圈变老,时光爬满了枯藤,心事在风中凌乱,摇摇欲坠,于是那鲜活的灵魂也成了空壳。

指尖上的年华,握不住的沙,赏过花开,踏过枯叶,一纸难书写心中惆怅,等待苍老是无奈的,有些叹息自己也难以解释清到底为什么,曾经眼中清澈的世界如今只能以沉默面对,时间到底去哪儿了?

我的白发,我的皱纹,我干枯的双手,我落下的浊泪,还有我日渐弯曲的驼背,不敢面对,却又在时钟的摇摆中把自己看成是雕像,常常窒息的没有了思维。

随着时光苍老了,生活,无形中便少了份浮躁,多了份厚重,日益沉寂的日子里,还有多少往事可以微笑着怀想,某些搁置在心里最深处的东西呢,是否蒙尘,是否凝固,还是已经悄然的消失了?不说遗忘,是再也不会想起,也许老了真的可以凡事看开看淡,可以用坦然的目光凝望远方。

有过最真的笑,有过最深的伤,有过最执着的情,有过最坚韧的心,如今一切都那么平静,似花开花落的悄然,似流水浮萍般的恬淡,这就是人生,开始和结局都是一样的,过程也随着光阴沉淀。

时光,无论远观还是近赏,都是飘渺的,如同心里的思维,看不见,摸不着,却有着万千感触。

也许有着一颗本真的心,可以回到清澈的最初,喜欢阳光,自己心里知道,那是渴望温暖,渴望光明,可以坦坦荡荡的活在蓝天下,渴望用最安暖的心拥抱每一缕时光,直至微笑着老去。

很多人告诉我,凡事不要想太多,学着做个没心没肺的人,晚上可以睡得安稳,其实心就这么大,真的可以尝试扔掉过期的东西,这样才可以接纳新的事物,包括自己的心情,也完全可以焕然一新,轻松的行程,即便老去,也是优雅的姿态。

沉淀着,希望在哪个黄昏,生命的凝重会在年轮中开出睿智的花。更渴望带着一份宁静的心,看花开花落,陪着枯藤或新芽等星星看月亮,喧嚣尘埃,为纷杂的人生找到心灵的依归。

指尖有沙,轻轻扬了她,如此活着,阳光甚好,心情甚好,与时光相伴而行,哪怕追赶不上她的脚步,也不枉红尘此行。

灯下文学网(http://www.dengxia.net)

灯下文学微信号:wenzhangdaquan,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1 234

本文热度:

上一篇: 关你的过往,终究要埋葬 下一篇: 没有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