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经典文章 > 经典文章内容

我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08-03 22:29:01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沧桑掩埋了忧伤,时光湮灭了沧桑,而这样迷离的景色,又该如何去珍藏。往事如烟,清愁若水,是谁,在隔岸的年华里,低吟、浅唱。

你怎舍得,留我一人深夜心殇

世界是圆的,人生也是圆的,走过一圈,回到原点。哭过,笑过,在爱与不爱中徘徊,在半睡半醒时挣扎,爱慢慢尘封,心慢慢冰冻,剩下了什么?惟有一副布满伤痕的躯壳,和一个残破不堪的灵魂半死不死。总是在恍惚间,带着满身的疲惫,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哭……

独自坐在电脑前,默默抽着烟,寂静的心海,空洞的夜幕,烟雾弥漫中,努力抱者双膝,拒绝那彻骨寒冷的侵袭。思绪万千,理不出一丝头绪,心中沉积的爱恋已伴随着岁月的蹉跎蒙上一层厚厚的尘埃,轻轻抚过龟裂的心房,那道深深的沟壑,不时地提醒我曾经的忧伤,不知道将会延续到何方,是一个叫永远的尽头吗?

你就这么决绝的走了,甚至都没有一个回头,那一刻,无边霹雳自九天之上扑向整个世界,撕裂时间和空间,全世界都变得虚幻,所有的一切都静止在这刹那的永恒,凝聚成心海里那永远心碎的一幅画面,刻骨铭心,它是成千上万个深夜惊醒的梦靥,带给我无尽的黑暗和悲伤,它是一个吞噬万物的饕餮,将我所有的快乐和生命囊括一空,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一切,而我却无可奈何,直到心甘情愿它带走我的全部。再也没有了光明,也没有了快乐,孤苦的年代,冰冷的街头,迷离的夜空,谁会在意那双黯然神伤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游荡,惨淡的冷雨,昏黄的夜灯,谁又会在乎他形单影只的凄凉……

你已远走,直到再也看不见你的身影,我愿万里独行,人海飘零,寻觅我的忧伤。曾几何时,开始害怕热闹的人群,看着人们露出那陌生的微笑,却只有苦涩,茫茫人海中,苦苦追寻,却寻觅不到我的位置,从头来过,自己只是个过客,走过冰冷喧嚣的城市,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下,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感觉所有的话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心却越发空虚冷漠;曾几何时,开始害怕阳光,不敢体验那只在皮肤的温暖,它会灼伤我的心房,黯然转身,独子躲在房间的一角,拉上窗帘关上灯,任黑暗笼罩,望着那越来越少走过的门槛,双眼一片茫然,蹲坐在地板上——那个被你遗忘的角落,体会着地板上传来的冷峻,习惯努力的抱住膝头,却再也抵挡不住那种冰天雪地的感觉,铺天盖地……

渐渐地习惯了黑暗,黑夜是我的天堂,像母亲的怀抱一样轻柔,抛却男儿坚强的外衣,眼泪肆无忌惮地挥洒,我不再孤零零,黑暗的精灵萦绕在身旁,她们低声哭泣,陪我一起心伤。我化身黑夜的幽灵,在每一个我们约会的地方黯然痴茫。

流过记忆的光华,年少轻狂已经远去,岁月教会我成熟,教会我把一切深埋心底,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在她身边,看着你幸福未尝不是一种快乐,离开我,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男孩,那我还有什么不放心,让我带走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曾经,我会让你看到我开心的笑容,哪怕是假装,也要让你轻松奔赴幸福的旅途。

你幸福便已足够。我会带着一切远离你,消失在你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里,独自蜷缩在地板上发呆,泪光中带着我凄凄的笑……

我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盛夏的傍晚,天边的云彩撒下金光。虽在同一片天空,我却不知你在做什么。 偶尔有时候回想起几个月前上学的日子,发现能够看着你也是一种幸福。可是人生路途何其漫长,我也只是你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几月未见,你可还好?

我站在高处,俯视这个城市,高楼林立,车流不息。天边的夕阳离我如此之近,残阳似血诱惑着我,好似下一秒我就可以抓住他。他就像是你,本以为可以触碰,到了最后,才发现,你只能仰望。

金辉下的城市,让我想起九把刀的电影,想起柯景腾和沈佳宜的故事,又想起柯景腾说过的话语。在另一个平行空间,我们一定在一起。我看见城市的灯亮了起来,一家,两家,继而千万家。街灯有的昏暗,有的明亮,有的单调,有的多彩。一辆辆车从灯旁开过,回到他们有亲人的家。其实有时候你就是这开着车的人,我们则是形形色色的街灯,性格迥异,你从我们生旁经过,最后却不是归属于我。

这样想想,也就罢了。天黑了,似墨,似幕布。不知你现在在何处?又在做什么,又在想谁?

有时候我想,如果明早醒来,我可以失去对你的记忆就好了。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我想你的时候,你会不会也在想我?这也是我的幻想,只是我的幻想。我越来越可以忘记你,可以在浏览你的空间后删除纪录,我不想出现在你的世界里。这样,可以留给我一份足够我用一生去缅怀的回忆。

沧桑掩埋了忧伤,时光湮灭了沧桑

夜色,氤氲着芬芳的流萤,柔和了都市里繁喧的气息,安放于彼岸的空灵,弥漫了四周华灯初上的热情,冷冷的街道上蹒跚着冷冷的足迹。时光,依旧孤寂,留下简单的身影,与寂寞牵手,流浪于这场娇艳的轮回。

彼岸的芬芳,浸染昨日的忧伤,多少记忆深处的乱红,肆意的纷飞于光年的海洋。青春的案头上,谁把谁的坚强,搓碎成漫天飞舞的乱絮。流年歌唱芬芳,轮回倒影时光,谁的风情依旧绽放。昨日的嫣红,相随风月的天涯,恍如霓裳轻舞,留下片片娇柔的点影,那淡淡的韵味,好似拂过面颊清风般,如此的柔软却又难以触摸。

都说年华似流水,那悄然而逝的光阴里,我们留下了无数美丽的瞬间。转动的年轮,带走昔日调皮的姿影,而旧时的烟尘里,又埋葬着谁人黯淡的残梦。幽幽轻叹,别尽旧时光,当清冷的月光覆盖轮回的幽香,是谁的歌声依旧点缀着沧桑。彼岸芬芳,寂寞流光。于淡淡的笔墨中,描绘昨日的红妆,浅浅的花语,相守季节的轮回,剩下谁的离愁,漫过午夜的时光,颤落了一树娇柔的红艳。

不知为何,最近总喜欢沉溺于秀美的唐诗宋词里,望着那一页页古老的诗篇,仿佛置身于风情幽深的庭院中。也许,就在那一刻里,幻境中的柔情掩盖了身体里寂寞的声音。清风吹过,漫延的思绪拥抱时光的浮影,逐渐沉淀于岁月的长河,最终演变成记忆,花开、淡墨痕。

风月无声,心若浮尘。当微恙的思念,辗转于流年,而漂泊的寂寞,又该延续到何方。剩下谁的容颜,依旧迷茫。一纸忧伤,写不尽庭院里的芬芳,恍然于隔世的幽香,终抵不过一庭落红的嫣然。彼岸芬芳,寂寞流光。那消逝的年轮里,多少离愁在奔放。沧桑掩埋了忧伤,时光湮灭了沧桑,而这样迷离的景色,又该如何去珍藏。往事如烟,清愁若水,是谁,在隔岸的年华里,低吟、浅唱。

八月未满,夏末迷离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依然陪着你。---引子

江南八月,依是燥热的盛夏,蝉鸣如一朵朵暖暖的念想,开在绿油油的街角里。

小窗台上搁置一盆茉莉,青翠地涂满了整个小屋。

偷得浮生半日闲,将窗帘捆扎搁置,阳光便折射入了屋内,融融怡怡的一种味道就在这小室内四散开来。十分爱着这种暖心的时光,可以赤着脚走来走去,信手翻阅一本书,或者怀旧地取下尘封的老相册,都被旧时光储蓄成了抹抹心香。

登入qq,看见晴留言:“七夕,哲哲开心。”回了一个笑脸,继续翻阅。东东也在后面:“早日脱单 东东。”不觉笑出声来,这家伙,当年就这么皮。

“是呢,又到七夕咯。”一边修剪着墙角几盆馥郁的藤萝,一边独自呢喃。

不会儿,花也修裁完了,一看钟表,二三点,阳光正好,怀中自有生香。就赤着脚尖,抱起惰性滋生的白顾(家中所养小狗,此名取之无意,随心),懒洋洋地走到窗台上,眺望远方。那些木樨花吐露的金色在街角恣意娇媚,惹得路人不禁驻足,拍照着,赞美着,仿佛又把春日赏花的情趣涂抹在了大街小巷里。

几片光影慢吞吞地挪动到我踮起的脚尖旁,仿若两生花。

手机铃声响了,“我爱你,爱着你,就象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忽然间就怔住,平素闲来无事,一段手机铃声听了成百上千遍,只是觉得歌词有趣,颇有俏颖之感。而今天,再次邂逅这段音乐,却不经意间触动了灵魂,让这段素白的念想在无意之间开出了绚烂的夕颜。

许是节日的缘故吧,这种温暖,能弥补内心的空寂和寒凉,我想。

盘坐在阳台上,近处的街道上行人来去匆匆,远处的山如黛如眉,这么好的风景,自然是不愿辜负的。于是,便捧着一个素描本,几笔勾勒出街角残景,然后用彩笔涂涂画画,圈圈点点,或是有心语,便在白纸一侧记录,我想心的声音,定只有风能听到。

半暮未暮,伸个懒腰,阳光很是温暖,极少见。

一会儿画作便竣工了,然后便蜷缩在角落,纤弱的日光披在身上,仿佛为我的梦中开启一层暗香,徜徉,抵达。

素白画纸上,留下了随心所绘的牛郎和织女。不知为何,自己停笔时,再去沿着那些色泽去寻找零落在画布中的心绪,顿觉有些暖心。两人终于不再是那些神话故事书上,隔着鹊桥两相望的脉脉不得语的背影,眼眸中也不再有深蓝的忧伤,而是相约席地而坐,将所有的懂得都在一盏茶中饮出的清幽图。

虽然颜色很寡,没什么浓墨重彩,更不富有西方油画独特的绚烂美感,但毕竟爱情,我认为,还是细水长流最美。与其贪恋那些轰轰烈烈、耳鬓厮磨的时光,倒不如去怀念那些有雨的日子里,相拥倚窗听雨的诗情画意,虽然简易,如母亲绣的花鞋,如开在墙角的栀子,却都是我所爱的岁月静好。

直至夜色已深,一觉方醒。

揉了揉睡眼惺忪,抬望眼,无尽的宇宙深邃之极,银河独自闪烁着迷离而朦胧的色泽,仿佛是一首无字的年华谣。

梦里的自己,仿佛做了浮生一梦,真实得令人不舍,却又有些胆颤心惊。梦见了小时候躺在了母亲怀里,那些露沾白衣,语吐清凉的岁月,梦见了长大后和他,和她,和他们初遇的日子,那些盛夏光年里的鲜活色泽,浮游在我的回忆里,不经意中暖了青春骊歌,还有爱。

老时光,令人怀念得生疼,那些在ktv里唱歌唱到寂寞,唱到哭出声来的日子,不再回来。

将入睡了,又走到了书架旁,母亲搁置了一把栀子花在桌上,绿叶清脆硬朗,花苞洁白芬芳,淡雅玲珑,浓郁若丝绸,在这样的日子里,带来了南国的回忆。

又习惯性地按下了那个号码,敲敲打打了几个字,然后枕着一本书,甜蜜入梦。

八月未满,夏末迷离,我曾和一朵云谈起你,亲爱的。

浅笑迷离间,你我的距离,已不止一光年

曾经以为,一个人的世界会很安静,安静到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曾经以为,一个人的独舞,会很完美,再也没有伤痕累累;曾经以为,时间会慢慢的承载遗忘,浅笑流年里不会再有心痛和忧伤。

走过了岁月的沧桑,蓦然回首,才明白,原来我耗尽了所有力气躲开的只是你的一个转身,却永远躲不开那份无法挥去的思念。许多往事就在不经意中闪现、清晰、缠绵,如片片桃花,飘落在我的指间,旋落成轻叹。

如果,爱情是一场催眠,那么,在每段付出的感情里,总会有一个人献祭了灵魂,总会有一个人收获了残忍;如果酒醉是释放的一种形式,那么,谁能告诉我,该怎样将你遗忘?

那些年华,恍然如梦,那些谈笑,仿佛就在昨天......

有的时候,感觉心好累,却无法终止思念;有的时候,感觉情好疲惫,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很多事情,走到今天,你不懂,我也不懂,浮华一生,淡忘一季,碎了一地的诺言,无法拼凑回昨天,只剩一份深深的惆怅,无处安放。

生活,像开了弓的箭,射出去了,就再也无法回头,我经年的忧伤,就穿过溪流,穿过山涧,以优雅的姿态妩媚着泪的斑斓。

浅笑迷离间,你我的距离,已不止一光年......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也许就像流星,再美,也终不过转瞬即逝;再美,也抵不住沧海桑田。假如爱情可以解释,誓言可以修改;假如你我的相遇,可以重新安排,那么,就不会再有那些痛断肝肠的分离。

陌陌红尘,谁的眼角触了谁的眉,谁的笑容抵了谁的泪?谁的心脏载得住轮回,谁的掌纹赎得回谁的罪?

我就在一树繁华里,轻吟一地缠绵。今生,写尽所有的痛,来生,不泣离别,不诉终殇!......

灯下文学网(http://www.dengxia.net) 

灯下文学微信号:wenzhangdaquan,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