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日志 > 心情随笔 > 心情随笔内容

阳光朵朵,时光无限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08-03 22:28:22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小A像哲人一样地说出了这句话,看着他这副模样,我有点想笑,有点触动,人生何不是如此?

想必哲学家也不能解释这句类似于“自古红颜多薄命”的命题。快乐的,何尝不是浅浅的岁月,淡淡的光阴?心灵是时光的延伸……

家里曾是有把卡通棉沙发的,正好够从前的小女孩在里面,整个人儿都能陷进去。朵朵阳光挤过防盗窗扑过来,扑翻几页书,吹落块橡皮。在未上学的午后里,我时而翻翻图书,时而抱着画板儿胡乱涂画,浸在外婆择菜时的清润温柔的声响里,偶尔会是蒸馒头氤氲着的糯厚甘纯的香气。外婆还很少有雪花的白发,一头干净利落的青丝配上满面淳厚善良的神情,晃悠在厨房里,或是来往于熟悉的楼道与左邻右舍的老人谈天,常常也夹着旁听的我。

不知为什么,记忆里的童年总是晴朗的,每到晴朗的日子,外婆牵着我,我捧着只小熊玩偶,也许会有只从公园买来的卡通气球,一同走进一个看门婆婆的家,外婆去和婆婆唠嗑了,我则去抚弄她的小白狗。那时候的小白狗真的很小,很白,而不像现今的又老又脏了。它会爬着咬我的手指,我笑着,外婆嗔怪得也是如此的甜美幸福。这儿出人意料地有个荒芜的篮球场,我像个野孩子肆意地奔跑在球架间,如今膝盖上的伤疤即是乐极的见证。

快乐的时光的收藏匣里,留存着现已无音讯的一位电修工人。他幸许是外地人,终年一身灰头土脸的打扮,鸭舌帽倒扣在乱糟油亮的乌发上,手上脸上满是抹着灰黄的机油。他妻子同他一直守在楼下的拐角处,那一爿散发金属气味的店铺里。有时闲着,搬张板凳倚在店铺前的阳光怀里,我听着他说顺口溜,听着他算账本,看他拆着机械,那熠光的线圈一圈一圈绕着简单幸福的岁月,绕着欢喜的童年……

总还觉得时光未老,总是想着岁月正好,可是快乐,确实走得太仓促了,时间把它们判给了流逝的日子,心灵的记忆,只能成了时光的方向延长线。外婆现在每回过年,总得染次黑发,不在牵着我到处串门。也不能一味地悲观着“逝者如斯夫”,欢乐毕竟是短暂的,但还时时是有的。一星期一次全家的团聚,同赶向岁月尾巴的外婆叨上几句,再赶趁着清朗的月光道别离去,时间拼着命地同快乐赛跑。于是,有了期待,有了生活的希望,等着将会来的欢乐,有惜别怀念匆匆而过的背着“快乐”的时间老人。生活无常,错过或失去或告别,无从而知。既知快乐是短暂的,何不在未老的年华里为自己多多挣得一份快乐,免去一份本应暮年心生的对岁月的惆怅?

有人说,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未来。试着不用过去总结的定理来评估未来,缅怀过去。回忆里的生活,看门婆婆、电修工人,他们也不应作为记忆片段,而应是一份动力,一份促使我们去为自己创造快乐的动力。倘若生命真是无止境的,那快乐的时光应该而且本该是无止境的了罢。这是生活的“相对论”。

小A的话,既是真命题,亦是假命题。一切的一切,只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静静数着阳光,竟是一朵一朵的惊喜。

灯下文学微信号:wenzhangdaquan,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