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中作文内容

女友睡前故事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07-26 22:00:32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觉醒到这一点。在生活之中,尽量少去定义好与不好,积极去面对每一个发生,每一个存在,因为它们都是真实生活的一部分。静享时光,则寂寞也是美。

女友睡前故事爱情篇一

梁子比我大一个月,那年我们17岁。

在那个总以为世界不对、恋爱很美的年纪里,他拉着我的手叫我丫头,时常陪我在学校后的操场上疯跑,在我和父母吵架后给我温暖的怀抱。我第一次踮起脚尖吻他,他竟然比我先红了脸。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我忽然想和他一辈子走下去。

一天晚自习后,我们在大操场上手拉着手散步,不知怎么就谈到了拥抱接吻之外的事。天色很暗,谁也看不清谁脸上的表情,我俩扭扭捏捏,却假装很坦然地谈论着那些对我们来说很朦胧的事。

那天,我们聊到很晚,直到回宿舍后,我的心还在怦怦乱跳。我小小的心里似乎埋下了好奇的种子,拼命想出土发芽。我想,梁子或许也是如此,只是他腼腆,一定不会说出来。

第二天,我和他像往常一样一起吃午饭。面对面坐着,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不约而同笑出声来,又同时问对方怎么了。片刻的沉默后,是心有灵犀的对视。我心里忽然冒出个想法,小声说:“我18岁生日时,我们一起过夜吧。我想请你帮助我,完成我的成人礼。”

他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从耳根一直红到额头。我看着他,心里暖暖的,对18岁的到来充满神圣感。

高考前三个月,我的18岁生日。我在家认认真真洗了澡,套上新买的衣服,打电话给梁子,问他准备好没有。他一个劲儿喘气,说话都有些结巴。我到达约好的见面地点,梁子已经在等我,他也是一身新衣。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都很不自然地笑着。我们谁也不说话,把各自带的零用钱拿出来凑在一起,一张张展开、理好,一切显得无比庄重。梁子紧张地埋头数钱,我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心脏突然像触电一般,加速跳起来。

梁子一手握着钱,一手拉着我,我们俩像小偷一样溜进一家旅馆。他的手在不停地出汗,我的手心也湿了一片。

开房时,我背对着柜台躲在一边,生怕服务员从身份证上看出梁子才刚过18岁。终于顺利交了钱,拿了房卡,走进暂时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房间。一进房间,梁子就冲进卫生间,随后传来“哗哗”的水声,十分有力地冲击着我的耳膜。

我坐在床边,不由自主地捏着衣襟,心里像装了只小兔子一样乱跳。钻进被窝,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我的脸火辣辣地烧起来……

但十几分钟后,我们退了房。事情并没有像我们预计的那样发展下去。梁子从卫生间出来时在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忙冲过去。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语无伦次地说:“阿烟,我们回去吧……我不想伤害你……我们……我们还要高考……”

他背对着我,我在他身后默默地穿着衣服。穿好衣服,我们离开了那家旅馆。

我的18岁成人礼,就这样戏剧性地收了尾。后来,我们依旧牵着手在操场上散步、嬉笑,只是谁也不再提那些事。

很多年后,我忽然想起梁子在旅馆的那个背影。我穿衣服时默默注视过的那个背影,从那一刻开始,就不再是男孩的背影,而是一个男人的背影——梁子从等待我穿衣服的那一刻开始,就在用行动诠释着他对我的承诺,以及作为一个18岁男子汉应有的责任。

原来,我的18岁成人礼,造就了另一个人的成长。

女友睡前故事爱情篇二

从小楼的二层下来,我的心仍然一片荒芜。父亲被举报入了狱,母亲又不知去了何方,从此我17岁的天空里再无阳光,只有阴霾。

当时我也清楚父亲是犯了严重的经济错误,而举报他的就是他最熟知的人,可是我难道会替他复仇吗?我的双手无力且孤单,就像自己的身体一样单薄脆弱。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年纪,忘记了自己明年要面对可怕的高考。

我请假待在家里,想长期如此。我每天的生活简单却无聊,我甚至想到了轻生。没有亲人的日子里,我宁愿自己就是自己最亲的人。

我下了小楼,无意中看见一个男孩子,眼睛大大的,正在楼梯上左右徘徊的样子。我不爱搭理人,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但我却记住了他的眼睛,迷人且性感。

我开始关注这个男孩子,他每天与我一块儿下楼,背上背着个大书包。与我不同的是,我向右边拐弯,而他则拐向了左边,左边也许有他的学校吧。

他大约和我一般大的年龄,我曾经跟着他到达了他的目的地,那是市里十分普通的高中,我还知道他上高三,明年与我一起高考。

所有的一切,原本与我无关,可现在,却又关联起来。

本来我不愿意上学的,但为了见到他,我宁愿在早上七点左右准时与他一起下楼,然后在无尽的凝望中,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因为有了他,我一个人的天空中开始出现彩虹,我将他当成了我的初恋,因为在此之前,我生命的天空中没有掠过一个男孩子的身影。

终于有一天,我打破了僵局。那是一个雨天,我将钥匙落在学校里,正望着大雨踌躇,他试探着问我,需要帮忙吗?

只一句话,我进了他的小屋里。从此,有一份叫爱的东西在心海里荡漾起来。

这样的爱有些一发而不可收,我简直是疯狂地喜欢上了他,虽然有些始料不及,却又如此合情合理。

我们相约一起考上北大,在某个花园里再相逢。我知道,他这样与我约定,只不过是为了我的前途,他不想破坏一个女孩子的伟大理想。

这份约定过后,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他如一只黄鹤,杳无音信。

但我记住了那份约定,我开始发愤图强,看书累时便会想起他的容颜。他的话语会时刻响在我的耳畔,让我自强自立,从此不再低头做人。

那一年的秋天,我顺利地进入了北大。我的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加上我所在的学校又是全市的重点中学。我却没有遇到他,当时我傻眼了,怎么可能呢,他所在的那所学校以前根本没有考上北大的记录,他这是在故意欺骗我。

我泪水涟涟,放假回家时,疯疯癫癫地去找他,却没有结果。小屋一直锁着,人去楼空,问房东时才知晓,这是一个男孩子租下的房子,现在退租了。他的租期只有一年时间,一年时间,正好是他与我相处的整个时光。

我挖空心思地找他,却一直没有结果。我要感谢他,没有他,我是不可能如愿以偿地考上北大的,无论他是出于何意,他都是我的初恋。

两年时光飘然而逝,父亲服刑的日子过了一半。而在这个时候,我却跌入了爱的海洋里。

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孩子,酒后说愿意陪我走这一生,我稀里糊涂地当真了,就像当初拿那个“他”当真一样的简单。我是个容易被感动的女孩子,一点爱恨情愁便可以搅动我内心深处无边无际的波澜。

从此,我的生活多了一个他,他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直到有一天,他将我送进了他精心编织的爱的花轿里。而那一年,父亲正好出狱。

婚后不久,偶然去一个打字部里复印材料,接待我的是一个高挑的男孩子,多么熟悉的身影,我看呆了。竟然是他,那个送给我一段美好初恋的男孩。

他单纯得要命,见到是我,便想躲开。我一把抓住了他,我要质问他当初那样做的理由,如果他说不出来,我便会送给他一记耳光算是结局。

我的父亲,是你父亲的死对头,你父亲的入狱,与我的父亲有关。

他说话时的神态没有丝毫的自信。

我知道你孤身一人,便想着帮你,我故意租房子住了下来,害怕你寻短见;我喜欢你,可是,我却没有文化,我拼了命地补课,可时间太晚了;我没有考上大学,失了约。就是这些,我的父亲也入了狱。

他的眼角溢满了泪水,双手不知道停在何方。

一周后,我在我丈夫的公司给他找了份工作,他不停地鞠躬致谢。他的背影远离时,我的眼角潮湿一片。

泪眼中,那个雨天,一个男孩子与一个女孩子相约下了楼,一个拐向了左边,一个拐向了右边。

女友睡前故事爱情篇三

“给你,”阿南冲过来,脸红红的,往我手里塞了一朵栀子花,“乞巧用。”我的脸一下子烫得能往外冒蒸汽了。

“为什么给我?”我愣头愣脑地问。

“给你就给你——”阿南掉头就跑,像是后面有高校长在追他。 阿南是高校长的儿子,如果哪天不上蹿下跳打坏两片瓦,踩坏几根苗,那他一定是生病了。每天黄昏,都有邻居拿着被打破的瓦片什么的,跑到学校跟高校长“聊聊天”。“聊天”之后,高校长就拿着一根小竹枝,满村子找阿南。

高校长戴着眼镜,一副斯文相。气势汹汹的样子跟他真的不怎么协调。村里人就喜欢看高校长凶起来。凶起来的高校长才有可能坐在他们家的晚饭桌旁,一起抿上一壶米酒。

“其实,也不能怪阿南。”村里人都这么劝高校长,“屋顶上葡萄挂果了,金南瓜开花了,男孩哪能忍得住。小时候,我们谁没睬坏过人家屋顶上的瓦?” 这倒也是,村里的灶屋都修得矮,盖着稻草、瓦片。主妇在屋旁屋后插一根葡萄枝,点两粒金南瓜籽,葡萄藤、南瓜藤蔓延到屋顶,开花了,挂果了,好滋味就藏在屋顶上。金南瓜花吸吮起来可甜了,味道不比葡萄差。

阿南倒不是嘴馋,一般都是伙伴央求他。

葡萄要留着变紫,金南瓜花要留着结南瓜,不能随便动,可把灶屋底下那些孩子给馋坏了。他们都找阿南说:“阿南,我们家那葡萄绝对可以吃了,去年味道甜得很,去摘点咱们尝尝吧。我爸那根木棒,可比高校长的小竹枝粗得多,那一棒子下去——”话说到这里,说话的人都要打个冷战,“再说,你爸要是喝上二两米酒,回去肯定把打你的事给忘了。”

村子里那么多人家,阿南可忙了。  我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工夫送栀子花给我。

想起栀子花,我的脸更烫了。

今天是七夕。

七夕乞巧,是祖上留下来的风俗。晚上,女孩辫子里插着栀子花,在月光下穿针,请求月娘娘把心灵手巧的祝福赐给自己。老人说,戴过栀子花,女孩儿心眼更清亮。

这天,栀子花要男孩子送。不过,谁送谁栀子花,可微妙着呢,这栀子花有点像情人节高校长领着我们画的情人节贺卡的含义。

那次,我只收到了俊辉的情人节贺卡。阿南的情人节贺卡送给了他妈妈。

其实,阿南和我关系挺好的。我们是同桌,还一起参加了数学竞赛。那些竞赛题,争论起来可有意思了。我们拍桌子,跳到椅子上争论。

“给你!”没想到,阿南又回来了,往我手里塞了个硬东西, “我姐的,明天记得还我。”他照例跑得飞快。

我伸开手,原来是枚发卡。我的头发被爸爸剪成齐耳的蘑菇头,短短的,有了栀子花也没地方插,只能用发卡别在头发上。

这个阿南,竟然也有细心的时候。

“阿南——给我出来!”远远传来高校长的声音,我听到他在前屋跟人说话, “今天七夕,关他什么事啊,一个男孩子也去摘栀子花。摘就摘吧,他把人家一树花摘得七零八落,说是要挑朵最好的!你说,该不该骂!”

“哈哈——”邻居大伯大笑起来。

我看看手里的栀子花,想起阿南摘一朵,丢掉,再摘一朵,丢掉…一我仿佛看到他那精挑细选的样子,忍不住也笑了。想起“精挑细选”这个词,我心里有点好笑,又有点甜。

“烟子——”妈妈在喊我。

“啊——”我拿着花跑到灶屋里。

“那里——”妈妈把陶锅从灶上端下来,冲着碗橱嘟嘟嘴, “瓷碗里那朵栀子花,用水养着,是俊辉他妈送过来的,说是俊辉摘的,给你乞巧用。呀——你自己采花去了。”

我含含糊糊应了一声,脸热乎乎的。

俊辉那个傻小子!

俊辉和我的关系,村里人都知道。他去钓鱼,村里人问他,钓了给谁吃。他就老老实实说,自己吃一条,给烟子吃一条。这家伙!

这只能怪我妈。我们两家隔得近,当年,我们还是奶娃娃呢,她和俊辉妈妈纯粹为了好玩,商量着给我们订了娃娃亲。从小,她们就教育俊辉要对我好。俊辉呢,也傻乎乎地特别听话。

端午节,他要分粽子给我吃。中秋,他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包了个月饼送给我。平时有点好吃的,他都给我留点。

这还不算上我妈做的“好事”。采艾草啊、捉虾子啊,等等,她喜欢喊上俊辉陪我,说是要他帮着,把我不知道会落到什么地方的镰刀、竹篓什么的带回来。有时候,我妈喊我去菜园子里拔两根葱,扯几个蒜头,我懒得动,她就从后窗探出头,嚷嚷着要俊辉去。俊辉这傻瓜,一喊就动。我妈就我一个女孩,她可喜欢俊辉了,说要有个这么听话的儿子就好了。

不过,我知道俊辉的一个秘密。俊辉喜欢我,还喜欢蓝草。

那天,他买了一根冰棒,只让我咬了一小截,他结结巴巴地说,还得留点给蓝草吃。哎哟,听到这话,看着他那面红耳赤的样子,我都快笑晕了。

俊辉傻得逗。

才想起蓝草,蓝草就来了,站在门口探头探脑。

“草啊,进来玩。”奶奶在堂屋里招呼了一声,起身进了她的房间。我知道她要去陶瓷坛子里拿糖。奶奶有个大陶瓷坛子,里面放着石灰,她叫它石灰坛子,坛子里放着很多好吃的糖果、饼干等糕点,都是逢年过节姑妈舅舅他们送来的。

奶奶和蓝草的奶奶是多年的老朋友,她可喜欢蓝草了,喜欢她的长辫子,喜欢她斯文秀气的举止,总是亲切地喊她“草”。

奶奶可从没像喊蓝草那样温柔地喊过我。

果然,奶奶手里抓着一把黑黑的巧克力豆出来了。

巧克力豆嚼起来嘎巴嘎巴响,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一口咬下去,就像是嘴里爆开了一颗巧克力炮弹,味道香极了。

奶奶从没有这样大把大把地给过我。我嘟着嘴望着奶奶。

奶奶给了我两颗,把剩下的全给了蓝草。

蓝草接过巧克力豆放进口袋里,就是不肯跨过门槛来,只是扬着手,要我出去。

我瞥了一眼她鼓鼓囊囊的口袋,才不愿跟她走。

奶奶推推我,我扭扭身子,闭着眼睛,捂着耳朵,把巧克力豆嚼得咯嘣响。

“你这丫头!”奶奶用力点了点我的额头,回身给我的口袋也装上半口袋巧克力豆。

我嘿嘿笑了,跟着蓝草出了门。蓝草来了就能把奶奶的石灰坛子打开,真希望她多来。不然,好东西放在石灰坛子,越放越干,越放越硬,要是等到不好吃了再拿出来就太可陪了。

蓝草把我领到屋场外的草垛旁,看着我不说话。

我也看着她。她两条辫子编得又粗又紧,黑油油的发梢别着一把洁白的栀子花,别提有多好看了。

“你的辫子真好看。”我羡慕地说。

“啥呀!”蓝草一扭身,跺跺脚不理我。

我莫名其妙,今天才见着她,怎么就得罪她了。

“蓝草,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回去了。”我说。我得要奶奶试试,看能不能给我也编条辫子,把栀子花插在辫子里多漂亮啊!

蓝草还是不说话。

“我走了。”

“别走!”蓝草转过身,羞红着脸,问,“你有栀子花吗?”

“有。”

她瞪了我一眼,低着头,鞋尖互相摩擦着。

我看出点意思来了,蓝草肯定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

我不走了,看着她。

她脸更红了,半天才说: “我的花……栀子花……”她手指绕着辫梢,“栀子花……俊辉……俊辉送的……”

我听了,哈哈笑起来。俊辉那傻小子,还知道送花呢!

“不许你笑!”蓝草凶凶地看着我。

我合拢了嘴,可一想起俊辉送花那愣头愣脑的样子,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许笑!”蓝草推了我一把。我没提防,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我就要笑,哈哈哈哈——”我生气了,推了蓝草一把。

“你——”蓝草红了脸,眼睛亮晶晶的。她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不许你收俊辉的花!”她说。

俊辉的花!那个傻小子,谁稀罕,我哼了一声。

“哼什么哼,就不许你收俊辉的花!”蓝草又推了我一把。我一个退步,踩在泥水坑里。

干干净净的新凉鞋,一下子变得脏兮兮的。这下,我真的生气了。

我用力推了蓝草一把,嚷嚷道: “我就要收,就要收!”

“你收了阿南的花,我都看到了,不许你收俊辉的花!”蓝草跳了起来,和我扭打在一起。

“你赔我的新凉鞋!”我扯着她的辫子,往泥水坑里推。哼,她那双粉凉鞋真刺眼。

“哎哟——”蓝草尖叫起来。

我们又叫又闹,又拉又扯,打得可痛快了!

“哎呀——女孩子,怎么也打起来啦!”

高校长!我一惊,松了手。蓝草还揪住我的头发不肯放。

“轻点,轻点,”我疼得龇牙咧嘴,“高校长!”

蓝草赶紧也松了手。

高校长问我们为什么打架。

我瞪了蓝草一眼,嘟着嘴朝天不说话。

蓝草也不做声。

高校长急了: “不说话,我就把你们领回家!”

蓝草说了句什么,声音比蚊子还小。

“什么?”高校长没听到。

蓝草的脸比奶奶烙饼时的锅子更红。

“蓝草把我的新凉鞋弄脏了。”我说。

“烟子——”高校长看看我的凉鞋,看看蓝草松松垮垮的辫子,哈哈笑起来,“就这么点事啊,行了,回去吧,别打架了,再打,扣你们的品德分。”

他边笑边摇着头走开了。

蓝草扯扯我的衣角,我不理她。

“给你。”熟悉的巧克力香钻进我的鼻子里,蓝草递给我一把巧克力豆。

我接过巧克力豆,嚼得咯嘣响。

真香啊!打完架,吃颗巧克力豆,全身都放松了,香味从每一个毛孔里钻出来,舒服极了。

“你经常来我们家吧。我妈常说,奶奶石灰坛子里的东西,不拿出来会坏掉的。你来,奶奶就会拿出来的。”我对蓝草说。

蓝草的脸还是红红的。“明天我给你吃我奶奶烙的蛋饼。”她跑得老远,回头说。

哇,蓝草奶奶的蛋饼,我似乎闻到了那种温暖的、带着葱味儿的松软的烙饼香。

我把阿南和俊辉送的栀子花,都养在瓷碗里。洁白的栀子花,用青瓷碗养着,又清又亮。

吃过饭,天暗下来。妈妈和奶奶在院子里摆上香案,供上点了红曲的米糕、葡萄和栀子花,还摆上五彩的丝线和针。

我趴在香案前,挑着喜欢的丝线。等会儿,我就要用天蓝色的丝线穿针,我要穿好几根针。香案上的针也有好几种,一种是最小的缝衣针,那是妈妈要穿的针;一种是大号缝衣针,奶奶眼神不太好,那是为她准备的;还有一种特大号的缝衣针,那是给我准备的。本来妈妈要给我缝毛衣的针,哇,那个针眼毛线都能穿过去,妈妈也太过头了。我要是用那根针,月娘娘还不瞧着我笑掉大牙。

“布——谷,布——谷——”

这个时候有布谷鸟叫!

我一抬头,又看到了阿南。他在篱笆外冲我招手。

嘿,阿南!我高兴地跑过去,收到过他的栀子花,我更喜欢他了。

阿南点子多。那次,刘伯伯家的大肥猪在菜园子旁吃草,他一眼就盯上了,猛地跳到大肥猪身上,挥舞着嫩枝条,骑猪!可冷的大肥猪,吓得魂都要掉了,到处乱窜。他们家那群小鹅,红的、粉的、蓝的、黑的、绿的,都有,全都是他用美术课上节省的颜料涂上去的。有次县里的记者来我们村调查产粮情况,看到阿南家的小鹅,兴奋极了,以为自己发现了新物种,拿着话筒采访高校长,把高校长问得个汗流浃背,也没弄得清楚。等记者走后,阿南“尝”了顿好的。

阿南也喜欢我。他骑了猪,我也要试试,虽然屁股差点被摔成八瓣,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阿南的小鹅,粉的、红的、蓝的那几只,是我涂的色,比他涂的可均匀多了。那个记者拍照时,有好几张都是拍的我涂的小鹅。不过,那次采访没有在县里的《风向报》上登出来,可能那个记者自己想明白了。

不知道阿南又有了什么新点子。

我跑到禾场上,阿南递给我一根补渔网的针,“给你,多穿几根线。”

“哇——”我简直要笑倒了,补鱼网的针,针眼有指甲那么大, “比我妈给我找的那根针的针眼还大。”

他大笑起来。

我凑近他的耳朵,把俊辉给蓝草送花的事情告诉了他,还给他看我湿漉漉的新凉鞋, “这种水晶凉鞋用井水冲一冲,干干净净,站在水里,鞋子就看不到了。”

“俊辉这个家伙!”他也不看我的鞋子,大叫一声跳了起来,跑了。

“你可不许乱说!”我着急地叮嘱他。

“知道。”他远远丢下一句话。

“俊辉!”阿南在屋场下喊。

“哎——”我叫到俊辉应了一声,跑了下去。

才一眨眼的工夫,屋场下就热闹起来。

“打架了,打架了!”妈妈兴冲冲地从屋子里冲了出去。

我也赶紧追了出去。

呀,是阿南和俊辉在打架呢!

大家围在一边,评价着: “阿南比俊辉可灵活多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高校长来了,“怎么又有人打架!”他一把抓住阿南,扯开了两个人。

俊辉哭丧着脸,说:“我也不知道,阿南喊我,我一跑过来他就和我打起来。”

阿南虎着脸,不作声。

高校长气坏了,嚷嚷着要关阿南的禁闭,不许他出来玩。

哇,这可是阿南的“七寸”。阿南说过,打蛇打七寸,他爸爸关他禁闭,就是打到他的七寸。阿南最讨厌关禁闭。关禁闭的时候,什么都不准做,只准写检讨,写感想,无聊透了。

“俊辉不老实!”阿南憋出了一句话。

“什么!”俊辉跳起来。

“什么,什么?”俊辉妈妈和我妈妈赶紧凑了过去。她们一直都认为俊辉是个老实的傻小子,简直是太老实了,现在终于有人说他不老实,她们俩可高兴了。

“栀子花!”阿南说了这三个字,再也不开口了。

俊辉张张嘴,看看我,我冲他笑笑。他像刚从溪水里捞出的鱼,一点声音都没有。

看到俊辉不说话,俊辉妈妈和我妈更感兴趣了。她们拉开高校长,要问个究竟。

高校长一松手,阿南就跑了。

月亮升上来,乞巧快开始了。

奶奶帮我别上栀子花,好香啊!妈妈看着我瞪大了眼,搂着我,说我是个小花妖。奶奶嗔怪她,说我是个小花仙。

我可得意了,啊,七夕真好。

月亮爬上柳梢头,月光照下来,如井水般清亮,世界静谧而美好。

蓝草奶奶带着蓝草来了,没想到,俊辉妈妈带着俊辉、拖着阿南也来了。一进门,她就嚷嚷着要关院门,“不然,会跑了去。”妈妈赶忙关了院门。

“俊辉和阿南都属虎,我好不容易才说通高校长,把阿南也抓了来。请烟子奶奶帮他们打扮打扮,领着拜拜七仙女。”俊辉妈妈对奶奶说。

“嗯,是该拜拜七仙女。属虎的男孩,拜了七仙女,长得好,开开心眼。”蓝草奶奶满意地说,“再说,男孩当女孩养,还能沾点细心。”

俊辉被他妈紧紧抓住。奶奶拿来妈妈的胭脂,在俊辉的脸上扑了一层,然后又拿了朵栀子花用发卡夹在他头上。

轮到阿南了,大家怎么也抓他不着。我看着奶奶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嚷了一嗓子: “阿南,看把我奶奶累的。”

阿南看看奶奶,看看关紧的院门,蔫了,让奶奶在两腮扫了点胭脂,在头上别了朵花。

蓝草奶奶说: “还得换上花裙子,在月娘娘的眼皮下,用乞巧的针扎个耳洞。”

阿南跳了起来。俊辉偷偷瞥了一眼蓝草,没做声。蓝草脸红红的。“算了,算了,”妈妈说,“意思意思就好了。”奶奶点燃三根香,我们起朝着月亮拜了三拜。我们拿起针和线,哼起了奶奶教我的歌谣:

“七月初七天门开,我请月娘娘下凡来。

月娘娘,下凡来,给我教针教线来。

一绣桃花满树红,二绣麦子黄成金,

三绣中秋月亮明,四绣过年挂红灯。

去年去了今年来,头顶香盘接你来……”

在这古老悠远的歌谣声里,月光静谧,栀子花香愈加浓郁了。

朋友睡前晚安故事1:小鸟和大熊

小鸟和大熊是好朋友。小鸟在树枝上唱歌,大熊在下面的树洞里睡觉。

冬天来了,小鸟要飞到温暖的南方去了,大熊也要进树洞里睡觉了。它俩约定,明年春天再见面。

第二年春天,小鸟飞回来时,看见大树没有了,大熊坐在树墩上哭鼻子。

小鸟问:"大熊,我们的大树呢?"

"大树让伐木工人锯走了!"大熊伤心地说。

"别难过,只要树根还在,大树就会发出新芽。"小鸟说。

小鸟和大熊找呀找,真的在树墩边上找到了一棵小小的新芽。

没有大树,小鸟上哪儿去玩呢?大熊眨眨眼睛,站到树墩上,装扮成一棵神气的大树。小鸟飞到"熊树"上,唱起了快乐的歌。小鸟唱呀唱,大熊笑了,随着歌声摇摇摆摆,跳起舞来。

"你真是一棵有趣的树!"小鸟夸奖大熊。

小鸟请来别的鸟儿,还请来小松鼠,一起在熊树上开音乐会。大熊呵呵笑着,在山坡上奔跑。鸟儿围着大熊飞,松鼠追着大熊跳,热闹极了。

小嫩芽在歌声和笑声中长呀长,很快就长成了一棵小树苗。

冬天又来了,小鸟又要飞到温暖的南方过冬去了,大熊又要进树洞里睡觉了。它俩约定,第二年春天再见面。

第二年春天,小鸟飞回来的时候,看见大熊和一棵挺拔的小树站在一起,挥着手说:"欢迎!欢迎!"

小鸟又可以在树上唱歌了。但有的时候,小鸟也飞到大熊的头顶上玩一会儿,因为它很喜欢这棵会跳舞的"熊树"。

女朋友睡前晚安故事2:熊猫眼镜店

熊猫先生的大黑眼镜真有派头,你要知道他就是眼镜店经理呀。

熊猫眼镜店的生意很好。无论谁想要什么样的眼镜,都能在这儿买到。

大象叔叔来了,"熊猫经理,我想配一副大些的近视眼镜。"

熊猫先生说:"好办,好办。"

鼹鼠奶奶来了,"熊猫经理,我想配一副小一些的老花眼镜。"

熊猫先生说:"没问题!"

大象叔叔戴上近视眼镜,鼹鼠奶奶戴上老花眼镜,他们互相看了看:"啊,看清楚了,"他们同时叫起来,"原来是隔壁邻居!"

大象叔叔对鼹鼠奶奶说:"我儿子去找你孙子玩,不一会儿跑回来,说‘小鼹鼠太小了,玩不到一块儿去!‘"

"就是,就是,"鼹鼠奶奶说,"我孙子也挺愿意和你儿子做朋友,可你那小象太大了些,不相称。"

熊猫先生插嘴说:"我有办法能让小象和小鼹鼠玩到一块儿去。把你们的孩子找来吧。"

过了一会儿,小象被爸爸领来了,小鼹鼠被奶奶领来了。

熊猫先生已经准备好一大一小两副眼镜。"小象,小鼹鼠,试试你们的眼镜吧。"

大象叔叔连忙说:"我儿子可不近视!"

鼹鼠奶奶说:"我孙子的眼力好着呢!"

熊猫先生笑了,"这两副眼镜平时用不着。"他对小象说:"当你要去找小鼹鼠玩时,你就戴上这副眼镜。"小象戴上眼镜。"晴,小鼹鼠变大了,变得和我一样大了!"

熊猫先生又把另一副眼镜递给小鼹鼠:"当你要去找小象玩时……"

小鼹鼠戴上眼镜,发现小象变得和自己一样小了。

小象和小鼹鼠高高兴兴地跑出眼镜店,一起玩去了。

灯下文学网(http://www.dengxia.net/)

灯下文学微信号:wenzhangdaquan,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1 234

本文热度:

上一篇: 高中写的意境作文 下一篇: 没有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