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抒情散文内容

人生是一场离别的盛宴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01-11 01:15:22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编辑荐:我希望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懂得珍惜,因为只有这样,彼此才不会辜负韶光。我想要一个愿望,让我可以遇到想要遇到的人。

人生是一场离别的盛宴,有苦就有甜。

——题记

我经常会想一些人,一些与我相遇,最后相别的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如我想他们一样想着我。

某一天,我会突然翻起旧字典,里面的夹层会突然跳出一张泛黄的信封或是卡片,尽管里面的内容已经无关紧要了,可仍是让我浮想连连。我喜欢在某个夏日的午后,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进书房,想在这里求一片静凉。所谓的书房不过是一间装满书的屋子,并没有书桌和笔墨。我会将杂乱无序的书籍一一分列出来,然后再分别装进不同的箱子里。尽管有的已经分好了,可我还是喜欢把它们一本本地拿出来,一一翻看,再装进去。

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每个箱子里都装有特别的东西,亦或是某一本书里会夹着某个故人的照片或是留言。那本勃朗宁的《简爱》里就夹着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薄如蝉翼。我会想起一个人,那年我中考结束,而她却是我的师姐,她从来没有拒绝我,因为她把我当做了她的弟弟。那是我第一次跟一个女生要照片,就这样那张照片一直在那本书里待到现在。

它在相册里过了酷暑,又到了寒冬,等我在回到了家,便将它放在了闲人免进的书房里。那个装有名著的箱子里,端放着一盘皮带,不同的布料组装成二十八节,节节相衔,起头是一个简单的铜质扣环。我第一跟父亲去他工作的地方,在他众多的同事中有那么个人,六十来岁,那时候比我的爷爷年龄还大。他平时话很多,我们也有很多交际,他让我叫他刘叔,因为这样显得年轻,在我没去之前他叫父亲小宁,我去了之后他叫父亲领导,而他也叫我小宁。我俩也可以说是相识恨晚,最后在分别时我教会了他下五虎棋,他给了我一个难忘的记忆。

那年我又进入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跟她缘分有限,未成正果,却也在新的环境里结识了新朋友。在那本《哈姆莱特》的扉页,夹着半张彩票,那是她让我买的,还说人活着就该有些奢望,不然就太无味了。

每每翻出这些,我总是感慨良多,不知道是缘分的阴差阳错?还是人生注定就只有过客?亦或是不经意的一个抉择,就弄丢了他们,除了名字和往事再也没有其他了。在我厚重的电话本里,太多的都只是一个名字和一串永远也打不通的号码,可任是如此我还是舍不得删,总觉得人生虽然如流水,可总也能留下些什么,更不想让他们只是存在于我的回忆里。

好多人都说,若是知道终将会离别,那便宁愿不遇见。虽是这样说,可谁真的会从心底里躲避着遇见。不知道是人生一世聚散离别的定律?还是缘分的捉弄?我电话本里打不通的号码越来越多,去书房翻看的日子也越来越频繁。

有时候看着一件东西,想着一个人,想得久了就出了神,想得深了就觉得这个世俗好残酷,丢了的那个人怎么再也找不回来了,而后伤心落泪一番。我想着某个人以至伤心,不知是对他有超乎友谊的情还是有所亏欠,总之是特别地想念。不知道是不是别的人也这样?虽然经历了很多过客,却并没有把他们当作过客,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回忆里会潜藏着烦恼的根源吧?

或许是天长日久,一岁一心境的缘故吧,刚开始去翻看书箱的时候,会有惊喜之意和恍然大悟的心,后来年岁深了,或是懂得沧桑了,再去翻看时,惊喜之意没有了,恍然大悟的心也没有了,多的是沉沁在甜蜜回忆里的呆怔,想起就会笑的甜蜜,觉得檫肩而过后还能有这些东西相伴,真好。

而后过了数年,我走过了世俗百态,丢失了洒脱和豪迈,再去翻看时,回忆还是有的,只不过却没有了甜蜜,更多的是怅惘过去,叹息物是人非,多出来一份失落萧索。等我身倦了,心也倦了,尘世也倦到没有留恋了,再去翻看时,或许是人久了,情也久了,惆怅失落,物是人非什么的都习惯了,只是没有想到此时竟然多出来许多伤感,对回忆往事的伤感,对故人旧情的伤感。不怕沧桑浮变,只怕沧桑过后的一颗斑驳心。

有时候我会恼恨离别,因为它让我的欢乐成了绝望。有时候我会特别强烈地期盼相遇,因为只有相遇才能延续一同在操场上歌唱的愿望。有时候我会到一个地方静静地浮想,以前一同来过这儿的人呀,你到哪里去了?有时候我会跟新朋讲故事,故事里总是有些旧友,讲着讲着就哽咽了。

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活在青春里,离知天命还远着呢,可面对越来越多的离别故情,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审视人生。或许我们年少轻狂,送走每一个过客之后都洒脱地笑笑,迎接着下一位。或许我们永不服输,只是高傲地仰头向前行,不知道蔑视了多少人。

可我们的记忆并不是跟鱼一样,只有七秒,且不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之说是否属实,只是我们的记忆远不止这点,我们会记得每一个过客,会记得每个被我们蔑视过的人,有的庆幸离别了,有的惋惜没有再遇见,一切情感都蔓延过来。此时的自己突然发现,人生就是这些,在每次离别后希冀着下一次的相聚,在每次的相聚后,惧怕着随之而来的离别,它就像个轮,一圈一圈地转,转呀转呀不停歇。

人们常说人生是一条布满荆棘的坎坷之路,所生为人便是注定要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其实倒不是惧怕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类的,只是怕这一条坎坷之路上的许多岔口,让你我丢失了相濡以沫的知己,走散了曾经许诺天涯海角山水与共的那个人。常看到人们言说的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如果不能相濡以沫,能做到两两相忘自是最好,可人的记忆不是想忘就忘的,若能相忘,便不会惧怕离别,可我们真的能忘了那些给过我们承诺,或是给了我们欢悦时光的人吗?不能,所以我们便只有决绝地面对那些岔口。

我每天都做梦,要是有一天没有做梦,那就是我很累了,但是啊,我喜欢安稳地一觉到天明,不喜欢做梦,因为我怕在梦里会遇到久别的人,让我醒了就再不能入睡。我希望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懂得珍惜,因为只有这样,彼此才不会辜负韶光。我想要一个愿望,让我可以遇到想要遇到的人。即便不能满足我的愿望,也请延长我的相遇,推迟我的离别吧。

人生啊,你太匆匆,那些离别纷扰,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们答不答应。

一九文学微信号:wenzhangdaquan!
1 234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