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优美散文内容

岁月安好,你在心上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7-01-03 22:21:23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我奢望着,花儿不落,缘分不破,你我今生,不会擦肩而过。若我已然在你的心上,纵有万千红颜又何妨?若你亦是许我今生不忘,那我负尽天下又如何?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时光荏苒,祝君安好

一切安好

作者:紫幽

不要把心想象得太温暖,它是个有冬天的地方;也不要把心想象得太寒冷,因为它也是个有春天的地方

那时候,我还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对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我不知道这能给我带来什么,就好像所有我能够预料的事情都会在我预料到的那一刻改变,未来的事仍旧是我所不知的。

我便是在这样一个懵懵懂懂的青春之季,遇到了那个叫做林轩羽的人。

林轩羽是我的网友。

我喜欢林轩羽。

其实我们也算是见过面了,因为他是我朋友在外地打工是认识的,经介绍,我们聊得很好,便互相加了。回到家,我们就用来联系,来相互了解的。然后,相互挂念并喜欢着。

那段时间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上网,不玩游戏不购物,只为等待一个叫林轩羽的人。等待这种东西不能给人补充营养能量或者带来幸运,却有一种能引起我们心中微妙情愫的魅力。比如说你天天上去看他,明明知道那个人没有上线,都会时不时得拉下版面,反反复复得重复翻看他所在的那个组。他没上线的时候你总会胡思乱想,想想你们在一起的时光,或者踩空间傻笑发呆胡思乱想。然后你听到了有人上线的声音提醒,赶紧去看,结果让你很失望,于是又开始踩空间傻笑发呆胡思乱想。

其实很多故事都是相似的,就好像你写的故事里,别人也写过。我写的他也许还有别的她写过,但是没有关系的。

他有着走到哪儿都会引人注目的个头和干净爽朗的笑容。他是他们校篮球队的高手,投球命中率达90%,还有很多疯狂的女生在类似于公共场合的地方跟他告白。前一句是我亲眼看到的,后一句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我不是不怀疑他所说的那个“真实世界”,只是我觉得我们这个年龄的小孩是学不会撒谎的,就像一朵散发出浓郁香气的花朵,我们是不会把它想象得很丑的,对吧?

有一天他发信息给告诉我有几个女生同时跟他告白,问我要点意见。于是我说,你就随便挑一个哟,为什么要问我呢。很快,屏幕上出现一行字:笨,我开完笑的啦,我不会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的,傻瓜。

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可是有这么一瞬间,我真的很想趁机放失他,因为毕竟我们还没有“活在同一个世界”这个两个人可以在一起的条件,而且我不想做个坏孩子,我怕爸爸发现我们的事。可是他,他像天真的小孩子一样坚定不移地信任我,温柔地,用带着点心疼和责备的语气说我“笨”。这个原本贬义却经过多个时代洗礼后粘上了暧昧气息而变得温暖起来的字眼最终融化了我的心。我“呵呵”地笑了,发信息给他说:你看到了吗?今天的日落很美呢!

我喜欢日落,因为我感觉它是个蕴藏这很多唯美故事却又无人知解的灵魂。

它有很多秘密。

其实我并不经常上网,所以,总是在网上静静守候我的人是他;翻遍我的空间阅读我的每一条心情每一篇日志并真诚地留下祝福感言的人是他;起得最早睡得最晚都会给我留言道“早安”“晚安”的也是他。等待这种无聊又孤单的事因为等待的人有了被等待的对象而变得美好起来。

他说:如果明天你看不到我了,那就提前说“早安”“午安”“晚安”。他说他喜欢“安”字。

他叫我“薰”,很好听的一个字。

他说:薰,我们学校篮球比赛,我们这对赢了。

他说:薰,我堂哥因为对篮球痴迷而忽略了他女朋友,他女朋友生气走了,就叫我去劝回,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女朋友劝回来呢。

他说:薰,我堂哥抢走了我的电脑,还叫我去照顾我表妹。你知道吗?我表妹好可爱哟,跟你一样。

他说:薰,我想你了……

看到这些,心中有些小小的欣喜又有点小小遗憾。风筝放得越远,越容易断线,也因为如此,我们相隔得越远,他越害怕失去我。我安慰他说:风筝是唯一一种长着翅膀却不能独自飞翔的东西,正因为这样,它才更渴望飞翔,哪怕最后断了线,也会回到牵线的人手里。

后来,我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的父亲发现了我网恋的事,他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叫我无论如何都要和他断绝关系。我的父亲患有高血压,我曾亲眼看到我调皮的哥哥把父亲气进医院,那场景我害怕,所以我不敢在令他生气了。

当我把这件事告诉他后,他沉默了,许久他打出一行字:要不然,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我们谁都不可以和对方说话。若是我们谁在这段时间内喜欢上了别人,我们就再也不在一起,如果没有,那就依然在一起……我看到这些,笑了笑,说:好。他说:时间你来定。我下定狠心:六个月。这次,他又沉默了,我知道他有点后悔,但他说:好。

第二天我没有上线,默无声息地,我们开始漫长的六个月。在这六个月内,我忍着没有跟他聊一句话。我一边按照爸爸的要求全心全意把心思投入到学习当中,也为了我们能够上大学这个共同的约定而奋斗。日复一日机械似的182天,如果用一个字来描写的话,那就是:累。

累,说出来的不是真的累,说不出的,才真的是累。

六个月里,我学会了动能定理,我学会了氧化还原反应,学会了圆锥曲线还有神经-体液调节,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可是当我想要告诉他我学会了什么的时候,却看到他在他的空间里叫别的女生lp,我们说过的话,好像他一字不漏地搬到了另一个人面前。留言的内容告诉我,他们早在我们认识之前就认识了,而我,只是中间的一个插曲,为了让他们的故事更美丽。

我很早就知道他是个很优秀的人,而在我之前他也有过喜欢的人,只是那时候他太内向没有向她表白,我知道她也喜欢他。然而我的出现却使他们的故事原本应该走的路线改变了,我成了那个令人讨厌的第三者。

是我从一开是错了吗?

六个月的约定其实早就过了,而我们再一次聊天,却是在九个月以后。这几个月内发生了什么,早就在约定时间结束后我就全在他的空间里补知了,所以等到我再一次上线看到他十几条密密麻麻的留言时,我麻木的心冷冷的回了一句:你还有什么没有假装出来呢?

“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

“最近,你过得好吗?”

“不坏。”

“哦。”

……

“那……”

“我们曾经所说的一切你都忘了吧!”

“薰,你什么意思?”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们俩根本不适合在一起!你又高又帅,又有好多人追;我又矮又丑,被公认为‘全世界的女生都死了也没人要’的女生。而且我们相隔十万八千里,我干了什么你干了什么,互相都不知道。除非你转学到我们学校,可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综合各种因素来讲,我们俩,根本,不可能!”

也许他被我说的话吓到了,好久他才回复:

“薰,没有适合不适合,只有在乎不在乎。”

然后,眼前屏幕一黑,停电了。

再次上线的已经是两周以后,等我打开,发现里面已经没有那个网名叫“幻景”的人,空空的一个组,好像雏鸟们一张张张得老开老开却始终等不到妈妈带来的小虫虫。它们不知道吗,妈妈死在了一个猎手的枪口里,嘴里叼着小虫虫,眼睛望着高高的树枝,无力地挣扎了两下,再也回不来了。

我知道,是他冒充我,删了自己。

这是他第5次删掉自己,每次都是我哄着把他加回来,而这一次,我没有勇气再把他加回来了。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删掉,加回来,再删掉,再加回来的游戏,我们已经玩过了。该思考的该改变的该放弃的都应该考虑了,我们只有经过无数次的洗礼和蜕变才能有过硬的翅膀去承受现实中各种重重风雨不是吗?

我们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网友了。不,连网友都不是了。

天气越来越冷了。天空开始被一层薄薄的灰黑色的云蒙上,阳光吃力地穿透云层来温暖这个世界,可是寒冷的风似乎比它还强势,硬生生地钻到我的皮肤表面。然而我已经学会怎样保护自己才能使自己感到温暖,所以一切的寒冷,我都不怕了。

三个月了,他的加友信息始终没有出现。真的结束了吗?是不是我说得太过分了?好吧,也许我真的很奇怪,明明对他说出那种话,还要指望他来加回我哄我。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坏?

下午下了一点小雨,使得原本就冷了空气更寒了。我顶着风艰难地却要装作若无其事地走着。

“薰!”我听到有人念出这个字,下意识地回头看。呵呵,没人。对啊,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而就算真的有人叫“薰”,也不一定是我啊?何况我的名字里,再也没有“薰”这个字。

“如果明天你看不到我了,那就提前说‘早安’‘午安’‘晚安’。”那个声音如是说。

我记得这句话,那是他在我的空间里的第一条留言,也是我在删掉空间留言后,唯一一条,留下的,他的留言。

我缓缓的转过身子,他高高的身躯出现在我眼前,遮住了疾驰而来的寒风。

瞬时,我的喉咙里火辣辣的,眼睛里,装满了晶莹的液体,任头发被斜来的风吹地毫无风度。

他笑着说:“薰,一切可安好?”

我张了张嘴巴:“安。”

“傻瓜,要不要我借个肩膀给你”他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我过去。我很每良心地死命拍打他,大声说:“你哪儿冒出来的啊?!”

“你说过,有太阳的地方也有阴影。我说那是因为还有一盏灯没有亮起来。现在我来了,来点亮那盏灯,你再也见不到阴影了,原谅我好吗?”

我抹了抹鼻子,说,看在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转过来的份上,减轻罪行。先跪下磕三个响头叫三声奶奶我就原谅你!

“啊!不好吧!”

“嗯?”

“好吧!”说着他拿出两只手,一只掌心向上,令一只伸出两个手指在另一只手掌心上做“屈指”姿势。

“好啊,你耍我!”

“哈哈”

“别跑,你给我站住……”

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好吧,我想说的是:不要把心想象得太温暖,它是个有冬天的地方;也不要把心想象得太寒冷,因为它也是个有春天的地方……

(一九文学网:http://www.0149.cn/)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作者: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明媚了季节,也温暖了我对你的想念,我愿做一棵开花的树,守在你必经的路口,用一生的时光,为你开到茶靡,回眸处,愿那一抹花香,芬芳你所有的流年。

——题记

岁月荏苒,春的枝头,已满是新绿,风轻柔的吹开了花朵,雨摇曳着身子滋润着大地,春日的阳光沐浴着新的生命,季节交替诉说着人生的冷暖,我凭着岁月的栏杆,用思念轻捻着时光,在相思的渡口等你,那一片桃红柳绿,暖了我的眼眸,却湿润了念你的心。

初遇的江南,暗香盈袖,十里荷花碧水长天,蒙蒙细雨轻吟着风花雪夜的浪漫,淡淡的青烟讲诉着草长莺飞的传说,谁撑着油纸伞在巷口徜徉,守望她心中英俊的少年?谁在烟雨朦胧的青石板徘徊,等待丁香一样的姑娘?

我穿梭在江南的雨雾中,带着盈盈一水间的娇媚,脉脉不得语的等待,只为与你那场天青色的相逢,你定是听到了我声声的呼唤,阳光下你灿烂的笑魇,就是我隔世的温柔,只此一眼,便让我倾心倾城,在时光的长轴里为你画地为牢。

我不知道一生会遇到多少人,也不知道会有几次倾心的相遇,我只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缘,花儿因水而妩媚,草儿因风而灵动,我的生命因你而璀璨,初遇的美丽芬芳了我所有的流年,生命中有了对你的牵念,即使无言也暗自成暖,你用一朵花开的时间,让我见证了整个春天。

烟雨红尘,凋零了多少相思雨,紫陌纤尘,飘落多少离人泪,前世情缘,今生的遇见,却是相见已晚,或许有些情注定不能拥有,有些爱注定不能圆满,那么让我在天之涯,海之角为你书一纸明媚,让春日的阳光照亮你的一方晴空,就这样看着你幸福。

隔一程山水,吟一曲眷恋,穿过时光的眼,与你相牵,提笔落墨,相思点点,好想让你住进我的文字里,与我载一轮秦时的明月,沐一身汉时的暖阳,浸染唐诗宋词的韵香,相依云水间,在山之巅水之湄奏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吟一曲莫失莫忘,看蜂飞蝶舞,纸鸢翩跹,对影成双。

想来红尘中的遇见,都是久别重逢,于千万人之中能够遇见你,便是我的幸福,我愿是一瓣桃花,落入有你的红尘,留下霎那芳华,我愿是一棵开花的树,守候在你必经的路旁,站成你眼中最美的风景,陌上花开,暖一场相遇,你的一眼回眸,我以月光倾城。

思念如花,总喜欢在夜间绽放,想你是甜蜜的忧伤,念你是心碎的体会,爱你是流泪的幸福,夜如水,情无言,那眉眼间的相思,被月色渲染,穿过我的黑发润了你的眼,今夜携一抹感动,枕着你的名字入梦,梦里你英俊的脸庞,清晰如昨。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盈一抹如莲的心事,将潮湿往事,写在岁月的纸笺上,会被谁收在心里?湿了谁的眼帘?是谁在风中诉说着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是谁在红尘渡口,翘首期盼那摆渡的人?你是我擦肩而过的缘,却是我刻骨铭心的爱,我用岁月做笺,将你写进我生命的诗行。

捻一份相惜的暖意,将牵念寄与四季流年,今生,我多想,在有你的光阴里,捡拾素年锦时的暖香,与你相携左右;我多想,在花开花谢间,与你笑看季节轮回,将一季花语绚烂成诗,我多想,做你怀中那个柔柔的女子,长发为君留,短发待君束,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可知?

春日烟雨自多情,三月的风,在我的鬓角眉梢柔柔的暧昧,三月的雨,在我的伞下述说着缠绵,我踏着春的脚印,独自行走在姹紫嫣红里,看花儿为蝶痴,蝶儿为花舞,思念的青苔里,斑驳了往事,没有你我读不出季节的美,我怀抱着对你的牵念,倘佯在这抹春色里,独品思念的味道。

一往情深深几许,一瓣心香一瓣痴,因为爱你,我愿意让你飞向幸福的方向,因为爱你,我愿意把相遇相知的美好收藏,因为爱你,我愿意独守一座城,为你一生疼,百转千回后,你依然是我生命里的暖,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今生,不许天长,不为地久,只要你记得,花开时,我来过。

有一种遇见,一眼凝眸,便是永恒;有一种心动,一生一次,只为一人,陌上初识,写满柔情,我细数着一季又一季的落花,在等你的季节里,用年华作笔,写下一个不悔,春暖花开,拾一抹牵念寄给你,回眸处,愿初遇的那一抹花香,能芬芳你所有的流年……

彼此安好,便是晴天

作者:天线宝宝Dreams

季节一如既往的向前,原本觉的遥遥无期的日子就这么不禁意的过去了,那些留在记忆深处的故事,泛着陈旧的微黄,总在一颗心静的无处安放时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心底的隐痛。突然间觉的生活好像归零了,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此刻总是会静静的呆上一会默默无声的拾起点点滴滴,一些记忆,像一副水墨丹青或深或浅的勾勒着每一个细节。

—————题记。

春雨微凉,凉薄了流年。张开手掌,却也是握住一抹苍凉。有时候真的觉得,总是把自己隐藏的太深。麻木的灵魂把自己一层一层的包裹,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一丝不漏的罩住我的青春。每当无边的静寂吧暗夜一片笼罩时,才小心翼翼的,像缩进壳里的蜗牛慢慢探出触角。小心仔细地窥察这个世界,直至枕头整个的被泪水染过。窗外的春风似是带上了冬的气息。像一根根尖锐冰箭狠狠的刺入骨髓。满满的冷气萦绕在周围,痛的眼前一片灼白。

还记得四月的窗外,竟又下起了雪。灰灰的天空下一眼望是不到边浅浅白色。隔着薄薄的毛衣。空气中的冷意就这样肆意闯入了我的体内。总是这样猝不及防的就来了,却也终究是没有太多的无措之感。只是静静地任凭凛冽的风像刀割一般拂到脸上。一如既往的灰色倒映在双眸中,无喜无悲,也总归多了些清醒之意 。而如今, 时间一晃就到了八月份的尾巴,还没来得及细数一段掌纹,就已踏上了奔波的旅程。

时光的剪影里,暖了多少相遇,又惆怅了多少离别。往事穿越时光,打湿了谁的眼角?牵挂穿越心灵,温润了谁的的想念?伸手似乎还能触摸到往日的温度,暮然回首你已不在灯火阑珊处。那些曾经的身手相牵;曾经的山盟海誓,终是洒落在流水落花间。时光总是无情的带走某些东西,然后让我们想念,或许生命的美好,就在于相遇与别离间留下的岁月的痕迹,你眉间不悔的笑意,便是我经年写下最美的一笔。那么如若遇见,不问是缘是劫,浅浅遇,深深藏,彼此安好,便是晴天。

雪小婵说:遇见或者离散都是定数,曾经的缘分,早已被岁月更改。时光,就在我们的念念不忘和低眉浅笑中,渐行渐远,经年的莫失莫忘,也只是生命中刻骨铭心的一笔。尘世间有多少人来人往,就有多少擦肩而过,就有多少刻骨铭心,一些风景再好,也不属于自己,有些情感,路过交错,已然是最好的结局,回忆中,总会有些瞬间,能温暖整个曾经。

而我们似乎总是不经意的面临着离别,一拨又一拨的人短促的停留后。又渐渐地远去了.......我却只能默默看着彼此的背影。想抓住一些美好,可他们却从不给我机会。总是把我远远的把我丢在后面,这世界,终究是太过残忍......... 而生活,也并非这般复杂。只是人人都习惯了自己对别人的品头论足。更谈不上对这人生,对世界产生什么厌倦。地球离了谁都会照样转。而我们也不过自作多情罢了。

世界这么大,转身又会遇见谁。这如花般的流年,终还是抵不过时光的侵蚀。十五岁的天空,谁还在忧伤的仰望着四十五度角。不过擦肩的交集,谁又在青灯下绽放着笔尖的愁殇。我们不是时光的眷顾者,终是逃不过·华发青丝的宿命。那现在,放下这些,又有何妨?

其实,我们并没有输给时光。或许我们只是输给了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自己的任性和无知。与多少美好失之交臂。其实,我们都一样,为别人的故事欢笑着,却为自己的故事哭泣着。而我自身,或是我们自身。以及所有自认为清醒而明智并足够冷漠的旁观者。在这个令人失望的世界。难道又能摆脱一个作为渺小丑角的宿命么?

若可,我今生只想做个平淡如水的女子。流连在江南的烟雨水城。在最深的红尘里守着自己,守住最初的萌动和欣喜,善良着,柔和着,便温暖着。可现实却从不给我这样的机会,总是跌落进自己给自己设的陷阱。然后,遍体鳞伤 。看着自己,血淋淋狼狈地穿过遍布荆棘的网。耳边响起刺耳甚至扭曲的笑声,一阵阵在我脑中回荡。

倘若,这现实并非如此。我亦不会错遇。亦不会让这些回忆都在我的心中再也盘旋不去,成为一栋永不打烊的海市蜃楼。

(一九文学网:http://www.0149.cn/)

时光安好、岁月静好

作者:楚风夏韵

灯火阑珊,墨迹还未干,烈酒一盏,把思念点燃。独倚窗前,任风吹,望月吟,一曲灵动的音符,浅唱出温馨暖语。一纸心事,低吟出丝丝情意!春花秋月,红尘阡陌,放飞的思绪漫过四季如歌,飞过海角天涯,只为遍寻你每一处踪迹,感受你那一抹熟悉的气息!

忽如一夜秋风起,秋叶而后又随风飞散;如一世相遇,从此莫逆尘阳;半夏,残荷枯梗;半秋,瑟瑟叶落;岁月风蚀的年华,时光还在不停流转。半阙的诗词,半场的思念,转眼成了一眼的陌生;城是城,人是人,只是前世的邂逅,解不开的心锁,又醉了今秋的寒凉。

你的轻颦浅笑,我的花间软语,伴樱花飞舞,随燕鸣莺啼,在这个季节,辗转柔肠,再续情长,于清风暖阳中,把心融化!

今生,你是我最美的眷恋。独愿为你谱写一曲千年之恋,许你一份至死不渝的不变的誓言,只为能够守在你的身旁,为你舞尽一世繁华。

素手抚琴,弹一曲平沙落雁;低眉吟唱,奏一首梅花三弄!望眼欲穿,千年间的守候,只为那一瞬间!

前世的擦肩,今生的相逢,清风徐来,白云自摇,爱在风中轻舞,情在雨中嬉戏。花绵绵而绽放,心柔柔而灵动,低眉间,是谁的似水柔情?谁的笑靥如花?谁的,一见倾心,一见钟情?

时光安好,岁月静好,一弯浅笑,笑醉了多少柔情?

烛火轻曳,欢愉间竟也暖泪轻落,是不是就连这独守的红烛,也读懂了那花事浸染的心?在相思如潮的日子里,卿可见,青丝白发,为卿固守痴心,锁一生念;卿可闻,抚琴如诉,为卿初心不改,伴一世牵;卿可知,思卿入梦,为卿暂眉千度,藏一梦嫣。

蓦然回首,却不在阑珊处,一场华丽的邂逅,如夏花般绚丽,就在转身一刹那落下帷幕,如秋叶般静美。几季花落,几季等待,黯然了谁忧伤的素颜?只留下一声叹息,凄凉了满城的惆怅。谁会记得,一段流光剪影,一场盛世繁花?

谁知道,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

情到深处,孤寂难掩,情丝柔肠,蝶恋花香,执笔心海,孤寂难掩。在潮起潮落中野渡,笺字为梦,墨香染袖,将内心那最柔软的心语,描绘成一幅绝艳芳菲的画卷,待卿归来,柔情相依缓缓念。

一些眼泪,一些荒芜,经年之后,再回首。谁又能说,那不是一种曼妙,一场盛放,一次飞舞。我们人生的记忆和脚步。多少个无眠的夜,都在灯照孤影中,内心,道不出来一个字。

我奢望着,花儿不落,缘分不破,你我今生,不会擦肩而过。

若我已然在你的心上,纵有万千红颜又何妨?若你亦是许我今生不忘,那我负尽天下又如何?

后记----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时光荏苒,祝君安好

作者:白.蓝

茫茫人海中,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演译一段相知的美好。

----题记

浅夏,南方,这个时候,正是雨季。即使,没有下雨的时候,天空也总是阴沉阴沉的。 这样的天气,总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莫名的忧伤。

午后,闲来无事,打开电脑,就听到这首歌:“爱上你我忘了自己”。熟悉的旋律,在小小的书房回旋。记得,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的歌。心情,瞬间很低落,那淡淡的哀伤,在心里漫延开来... ...

此时,你是否还在作着你的那些图片,那些“殇” ?

那日,朋友把你的图片传与我看,那些以“殇”命名的图片。一如既往的冷色调,浅灰,深黑。图片中不管是人,还是其它,都是孤零零的,落寞,凄凉。

为何?为何你还是这样?为何,你的心情,还是低落到极点?为何,你还是如此的消沉?

看到你的那些图片,才知道,你依然还陷在那段过往里。眼泪不禁在眼眶里打转,抬起头,努力的不让它们流下来。因为,我知道,无意间,我成为了你生命中的一道伤。

是谁说,抬起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

我们的相遇,完全是一个意外。

那日,我的电话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以往,不认识的号码,我从不接听,可这次,不知为何我接听了。电话的那头,传了你的声音,低沉,微微的沙哑。

“我该怎么办啊?他们都不理解我,都认为我不对,我每晚都在医院照顾父亲,他们还说我不孝顺。”苦恼,烦闷,从电话那头传来。默默的听着你的话,偶尔会以:“嗯”来回应你。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才会向你发发恼骚,你不会生气了吧?”烦闷中的你,居然没有听出“嗯”的声音是出自一个女子的口中。

“我不是你的兄弟” 我的声音,让你彻底的愣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电话的那头,你连连的道歉。我表示没有关系,你不必抱歉。

“谢谢你,听我的一通废话。你真好!”

我们就这样相遇,相识了。

意外的相识,你的经历,完全,把我带入另一个世界。桀骜不驯的个性。辞去于稳定的工作,自己做生意,喜欢收藏邮票,喜欢文字,喜欢摄影,喜欢画画。朋友很多,重情重义。曾经帮朋友追回她在网上被人骗去的钱;曾经,为了受到伤害的朋友,而把伤害她的人狠狠揍了一顿。

我们交流着文字,交流着摄影,交流着作图。你的世界,你的内心,完全的对我敞开着,我知道了家人对你的误解,知道了你坎坷曾经,那些事业的辉煌,现在人生的低谷。你的骄傲,你内心深处的脆弱,展露在了我面前。一向是个云淡风轻的女子,却这样,在不经意间走进了你的内心世界。

你说,你的朋友很多,却没有人真的了解你的内心,了解你的骄傲,了解你的伤,了解你的痛。邂逅我,你的心自然而然的在我面前打开。你说,在我面前,你是那样的轻松,那样的随性,完全不需要任何的伪装,因为,你的一言一语,我都能明了;你作的图片,我都能知道你想表达的意思;很多时候,一个字,我就能明白你要说的是什么。

你说,于茫茫人海中寻访你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你幸;不得,你命。你说,我是你今生的眷恋,是你心灵的归宿,是你灵魂深处的永恒。你的笔墨丹青上留下我的身影,你的一纸白笺渲染着为我而作的唐诗宋雨。你说,就想,把我的一切,深深刻在你的生命里,此生,不要分离!

问世间情为何物?人世间,最说不清的也许就是感情,最纠葛的也是感情!

茫茫人海中,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演译一段相知的美好。

一直认为对于不属于自己的缘分,源于欣赏,止步爱情!静静地看,默默地欣赏,既没有绝情,也没有伤谁的心,只是这般维系着,保持着,不远,也不近,无关风月,无关爱恋!驻守一份美好的温暖就好!

人说,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我想,我就是你的无奈,是你的叹息。即使,我知道你的伤,了解你的痛;即使,你把我视为生命里永恒;即使,你把我当成灵魂深处的唯一。即使,我也感动着你深深的情意;即使,你也温暖着我的生命。你的生活,都是我不能走进的,你的流年,也是我不能染指的。一切只因“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你已经有你的江山如画,而我,亦有我的痴情天涯。

我们之间永远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只能隔一段时空,远远的欣赏!只能,浅浅遇,淡淡忘!

你问:既无缘,为何来相遇?既有缘,为何不相守?我无言以对。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

你说:爱你,所以放开你;你说:成不了你的幸福,不如放手,至少成全了你的追逐;

我知道,你深深的不舍,但,我永远无法许君:一生一世一双人!

转身,走出你的视线,惟愿,君安好;惟愿,君,终有自己的春暖花开!

时光荏苒,祝君安好。

(一九文学网:http://www.0149.cn/)

1 234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