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经典文章 > 经典文章内容

记忆里一抹优雅的蓝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6-12-03 11:22:05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我只是一粒微尘,一粒分子,存在于世间抑或大气里。在分子论中,她是活跃的,似也有低迷之时。不想丢掉自己,在颠沛的红尘之中许我化雾为泥,那春的气息里将有浓浓的泥香在绽放。雅一份情致,以秋为伍,淡染微黄,墨染青蓝,纳一份雪的玲珑,在冬阳正暖时,点缀松的枝头。

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散文作者: 难逃糊涂

天空映照着秋天的消息

蓝色铺满了亘古的记忆

怎能忘记,在婆娑的月光下

你的影子,飘然而至

从一扇玻璃门里,看你优美身姿

如提香的女神,飘落如蝶

/

曾经,你轻轻地忧怨

和一声无奈叹息

把青春,嫁到荒凉的遥远

让苦难锻造了,柔弱的躯体

苍茫岁月,和离别悲戚

把伤感与失落,注满萧瑟的心底

/

秋天,是为熟透的果实

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我所有的祝福都随风飘落

还有那淡淡的花香

和落叶纷飞的静谧

/

在缠绵不尽的思绪里

忽然泪流如雨

在生命之间游走

难道真是左手荒原,右手戈壁

灿烂年华,不过都是过眼云烟

从此,站在疼痛的伤口上

看沧海茫茫

蘸残阳血迹

半纸残香

散文作者: 此去经年

题记——

那个盛夏的午后,你一袭淡蓝色连衣裙,与我邂逅,知了的鸣蝉,在你明媚的双眸中渐渐安然,你指尖的温柔,融化我的忧伤,我伸出手,贪婪的呼吸这难得的自由,只是以后,我却再也见不到流光中,你那熟悉的容颜和轻声依旧……

窗外,半轮夕阳

愁肠

忽见,微薄时光

一纸诗书墨香

携一袭秋风悲凉

落花满地惆怅

难掩

青灯弥漫

午夜长安

盛世烟繁

待水墨江南

半世离殇

与你,期一场相遇的时光

天空中,飞鸟在盘旋

辗转流年

与你不期而遇的时光

在午后搁浅

你明眸依稀,树下的影依旧淡然

不语,静默时光

(一九文学网:http://www.0149.cn/)

指尖划过流光的细缝,温柔而清浅

凝望中,宛如谪仙

坦然了我,亦坦然了时光……

蓝色的大海,梦想的方向

散文作者: 222

双手沿着蔚蓝的大海伸向远方

当太阳升起的一刹那

我们的梦想就已经启航

朝着梦的方向渐渐延伸

/

一帆风顺是有我们载梦之舟

无惧风浪因为大麟洋如龙翻腾

迎着阳光,迎着清风,迎着碧波浪花

英姿飒爽乘风破浪

/

在这里我们伸展着强而有力的双臂

在涛涛的海浪中连成坚不可摧的网

在这里我们编织着共同的愿景

铺就这个连绵的丰盛渔港

/

智慧与汗水挥洒在这片蔚蓝的天空下

海水变得安静而温柔

阳光与海风就用最惬意的方式

呼唤着深海鱼跳跃畅游

美丽的伶仃洋盈满丰收的喜悦

蓝色天堂

散文作者: 呐花开了

我不相信地狱。但是我相信天堂。我所笃信的天堂,它不在天上,只在尘世。人间本该就是天堂。

选这本书,是被它的名字所吸引,天堂怎么会是蓝色呢?想一探究竟。本以为作者描写的天堂,会是那些个面如满月长着翅膀拎着一口袋羽箭的胖胖婴孩们穿梭的地方,美好而又陌生。要不也应该是一个凄美而婉转的爱情故事吧?浪漫且催泪。

打开书,是一张特制的蓝色船票,一惊。而后是···

我用了100多天,蹈海翻江,买那张船票,花费了半生的积蓄。你花几十块钱,读它一页或几页,就可以沿着海,听素颜的地球在悄声诉说。

呵,原来是本环球旅游的书啊。一喜。

一直挺向往海洋的。

黄昏黎明时分,在海中央看海,大海苍天,只有你一人夹在其中,天人合一之感,醍醐灌顶。放眼四野,围绕眼帘的都是圆滑无可挑剔的海平线,凡俗的世界早已悄然顿没。

抑或是,夏日的某一天,清爽的短裤短衫,赤脚走在绵软的海滩上,听海上的风将云彩搅拌的声音,还有海豚跳起的噗噗声。你和亲爱的他手牵手,会不会有一种天涯海角的错觉?

再或者,夜幕下的海,纯净剔透的黑与蓝,天幕是银光烁烁的星。你只想爬上星辰,将尖锐的星芒直抵掌心,感受那种冰凉的刺痛。孤独而又绝望,灵魂出窍的感觉。

想想都很美好呵。谁不期待呢?

那精妙绝伦的佛罗明戈舞,滴血的“红衣教主”,诡异的危地马拉密林,粉红色的玫瑰城···栩栩如生的描写,真像是蹭了一场免费的旅游。满足。而又回味无穷。

诚然,环球旅这种东西,之于我们这些小市民,早已被列入奢侈品行列了,不对,还不是奢侈品,奢侈品至少还负担得起,确切的说,应该是属于幻想品吧。是我们穷其一生也无法实现的东西。也不敢妄想了。随处走走即可。

只要有心,人间何处不是天堂呢?

(一九文学网:http://www.0149.cn/)

雅一份情致,与秋为伍

散文作者: 晚秋

晨氤氲,有冷袭来,广漠的原野,有露入眼,蓝色冰晶,草疼惜,黯然悲恸。微风再抖,凝霜跌露,枯草抖颤,在努力呼吸。车轮飞驰,落叶四散,旋舞,迂回。最后的不舍,道别无声,却也伤过千言万语。有几许清澈,漫过眉宇,低温牵行,凝思弹过眼眸,温凉亲和村落缠绕的晨炊,有些许悲戚囊括了我不曾疏懒的思维,再度有秋韵唯美沾满心房。

飞驰往来的车轮,即使无意却也终无情地碾压了落叶,碎了一地梦。那是叶离开树后的眷恋,深情的叩拜,然,去用躯体捍卫了一时的愿一世的陪伴。不曾歇斯里底的悲泣,黯哑的悲恸绚丽了最后的舞姿。原野草枯,绿色只属于峥嵘地过往。低温抱走绿色的倩丽,却抢不去挖不走根的眷恋。它已深植土中,结缔固深。风掠过,拽草喃呢。草微微抖动,似曾告知风儿:即使春天浪漫久远,夏婀娜以往,秋萧瑟凌伤,我还有冬将至,更凛冽的挑战,也许那才是孱弱最终的决判。寒风是何等的刺骨,而我却在那剔骨中感受到凌风的豪迈!我已根植这片土地,没有美丽色彩的衣裙,枯草的本色恰也是我独有的唯美,冬天原野的主调,也曾温暖了多少诗的心房。有雪飞来,拾暖絮朵朵成绵,织成串串片片毛毛茸茸,阳光啧来,挂一身玲珑,颔一身晶莹笑靥,刺伤那远远投来满是羞涩的眸,眨眼,滚成原野那摊开的最美的被床!

车在前行,一层薄薄的水汽挂满车窗,没有打暖风。怕,真的怕外面的气息桎梏车内的空气。将车窗打开手指那么一条缝隙,让空气对流。知道,秋天在不可挽回地离我而去,冬在时光的街头向我微笑走来。微笑中有雪在飘,盈落,盈落成秋腱鞘上的一层霜,疼惜了诗的序。

明日霜降将至,大雁啼鸣,划破寂寞的长空,款款雁阵,笃定也愁伤,昂扬也有不舍在回荡。南飞的痴梦让它们振翅,高昂的气势诠释着它们不可挫败的执念,艰辛之后的温馨,渴念,承载着不动的向往。北方冷的极致是南方冬惬意的正浓时。站在时光的彼岸,遥望有雪飘落,寒梅傲放,那不是你我今生的向往?一个有雨飞落,春意盎然的梦仍在此时飞过的地方落下你和我,婉如长空中迁徙的雁!

涓涓溪流,是山川的骨肋,是原野的血脉。写不尽的灵犀,有美丽的传说捉不尽的童话,有诗人墨客道不尽的情怀。每每此时,岸边也少了垂钓的清幽,残去了情鸟追逐的莺啼,唯有秋风袭来,有种子弹落被卷走。岁月踩不透的年华,于深深记忆暗湿了眼眶,于小心轻落双脚,隅泥禅香。仿佛不语,静静合着秋韵慢涨,似有还无的倾听漫过心海,织起心中唯美的向往。一种深深的谨记无形却实在存于心隅。没有承诺,没有誓言,没有预期,禅放,就像叶子的眷恋,草而此时的执着,像雁雷打不动的迁徙,不曾誓言,但却付诸。无愧本不该挂在嘴边,也无需在他人面前常显摆。一直以来,生命中的那份执念不曾老去,哪怕躯体另一,灵魂犹在,那份执念还在燃擎。

一点文字,无章无序,是灵魂深处那份波动,超脱岁月的怜惜,将思绪放逐,癫狂也罢,痴念也罢。自命不凡?其实也不是,我只是一粒微尘,一粒分子,存在于世间抑或大气里。在分子论中,她是活跃的,似也有低迷之时。不想丢掉自己,在颠沛的红尘之中许我化雾为泥,那春的气息里将有浓浓的泥香在绽放。雅一份情致,以秋为伍,淡染微黄,墨染青蓝,纳一份雪的玲珑,在冬阳正暖时,点缀松的枝头。

(一九文学网:http://www.0149.cn/)

1 234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