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日志 > 心情随笔 > 心情随笔内容

一路有她之雅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6-08-04 22:01:36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编辑荐:因果循环,缘分天注定。缘来时是欣喜,缘去时是落寞。有时缘分来得快,去得也快,除了带着一份伤感,什么也没留下。相遇时,仿佛是前世的约定,还没来得及去珍惜,转眼早已消失在人海。微信客户端,“叮咚”了一声,是她发来的:感谢有个二愣子,曾经在我的青春里,走过。

姑苏城外寒山寺,桃花依旧笑春风。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判别雅这个女生。但,不多不少,她和春,相遇相知了189天。

地点,大润发超市。春,遇到了亲爱的老师,二爷。有点惊愕,没想到在这里都可以撞见。春的衣着打扮也很随性,也是孤单单一个人。而,二爷还是像个老老的教授一样,对小辈甚是关怀的谆谆教诲,春仔细的聆听着。二爷作为一名老师,是名副其实的。二爷对于春的帮助,也是非常之多。春,在年少时,难免狂妄了一些,很多时候,说出去的话,做的事情,令春自己都觉得那不是自己。有些也伤害了二爷的心,而二爷呢?都一一以包容,宽慰了他,令春感恩涕零。与二爷寒暄一二后,春独自跑到了酒坊,买醉一二洒尽愁思。

春和雅,大学时,分属不同的专业。本来八竿子打不着,而汽车站kfc的开业,将他们绑到了一起。

开业之初,都不相识。而且,有时候春上完了兼职的班,雅来了接班,就这样,一次次擦肩而过。来往间,互相只是作为同事的招呼几句。

春,与kfc的伙伴们,很少来往,很少有言语沟通,结果在同事之中显得很高冷。张老大告诫了他,他说自己不善言谈,张老大哼哼笑了几声,觉得说出的话没什么用处,对于他无药可救了。

偶然的一天,春在后厨包汉堡,雅在柜台卖产品。春瞧见有很多葡式蛋挞快要到过期的时间了,急忙让雅迅速向顾客建议似的卖出去。雅回应道,收到,但是你能笑着对我说吗?春笑了一下,很丑。雅笑着说,真难看,不过,我还是会帮你卖掉它们的。之后,葡式蛋挞供不应求!至此,春打开了心扉,话匣子对准了雅。没事有事的总是问起,雅今天在做什么?雅怎么没来上班?雅不来上班,没劲啊!

向顾客销售原味鸡时,雅,总是跟顾客说,来一块原味鸡吧?此时的春在后厨听到总是笑,接着后厨的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然的笑。下班后,雅很怒气的对着春。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慢慢的熟悉了。春兼职完,回学校时,往往没有电动车,要不骑着公共自行车,要不骑着从波波那儿借来的自行车,很累的,不过也是蛮减肥的。

而当春和雅,分属不同的工作站时,一起忙完打烊工作后下班了,雅就会骑着她的电动车,带着春一同回校。在回校的路上,雅带着春,春呢?常常想抱住雅的后背,防止摔下车来,结果都是鼓起了勇气时,也到了学校了。而雅,也常常抱怨,人家都是男生骑车主动带女生的,为什么到你这儿,就变成了我一个女生带着你啊?春嬉皮笑脸的说,你可以不把我当作男生啊!

谈笑之间,餐厅里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很适合。春,也直接向雅告白,在第一次朦朦胧胧的时候。

接着,春就做了一件大大的蠢事:

那日,都在外兼职回来后。春约着雅,一起到操场逛逛,雅说,稍等,我准备一下。结果,春在雅的楼底下等了半小时。接着,两个人没有牵手,却很近的向操场的路走着。到了操场,漫步一圈后,春的好兄弟也到了操场,与春打招呼。接着,春和雅,停下了,春当着兄弟的面对雅说,我这位兄弟单身着,我看你也单着,约你们俩见个面,看看能不能谈到一起去!顿时,雅的脸色“唰”的一变,第二次愤怒的对着春,吼道:春,你什么意思?你约我来操场就是为了这样?你够了吧!接下来,雅愤愤离去,春的兄弟也似有所懂的离开,留下春一个人在操场愣了。

当春回到宿舍,不明所以的向室友们讲述这一经过时,室友们纷纷笑话他,你怎么这么傻?你是装的吧!春,当时确实不懂。时过境迁,她不再像以往那样对他很热情,他也懂了自己的傻。

春,想弥补这段伤害雅的自尊心的时期。在春后来升职加薪了,依然是对雅很献殷勤很好。餐厅的人都看在眼里,而排班经理勇哥也是,总把春和雅,排在一起搭班。在这其中,春和雅,常常因为一些标准性操作争的面红耳赤,最后都以春的话为准,但春也思考雅的合理性。而餐厅经营不论造成好坏,承担其后果或结果的都是春,如此一来,雅就轻松了很多。

春和雅,自从来到了这个餐厅。他们就爱上了这个店,这也是他们将来的理想中缩影,青春、热情、温暖的小店。每次在雅要晚班打烊时,春做的是餐厅运营管理的事情,比雅的工作难的多,重要的多,但春都会放下,去帮雅补货及打打下手,准确无误的为顾客服务。一日两日,不算什么,长久以来,一直如此,雅有些心动了,她开始觉得这个男生还是蛮好的。

春用自己的工资买了辆二手电动车,而雅,昔日的电动车溃败不成。于是,雅上下班便成了问题,尤其是晚上,从车站到学校好远好远,过了8点30 就没了公交车,骑公共自行车或打车吧,下雨天都不好搞。春的第二次机会来了,他主动要求每天在雅下班时来接她回去,她欣然答应了。春还是处于贪玩和迷茫的年纪,他控制不住对她占有的欲望,向她第二次告白。她觉得春似乎很有预谋,直接跳车,坚决的拒绝了。春最终,妥协,做简单的朋友。时过境迁,春才明白,第二次拒绝是因为,雅喜欢上了其闺蜜的男友。春,没有那个男生帅;就好像雅,没有其闺蜜漂亮一样。但,春依然接着雅上下班,这时换成了他载着她,中间,春也觉得没意思,没什么固然利益,得不到人得不到心的,为何还要坚持这样?当那个时间点来了后,一切胡思乱想烟消云散,只为她的安全考虑,依然载她返校。最开心的还是下雨天,雅抱着春的后背,俩人套在一个雨衣中,那种贴着衣服的温度,很暖很温柔。那条路,那么远,那时又是那么近。

一起去吃夜宵,雅,要请客。春,表示拒绝。春慷慨的说,我的工资比你高,没事儿,我来请。雅笑着,去找合适的座位坐下。春点了很多东西,富豪kfc的收银员刘哥送了他一个玩偶,他端着送给了雅。他明白的跟雅说,我会早于你离开,至于将来,不知何处何时见,看到玩偶,就想起我吧。雅,似有心事的默不作声,吃着甜甜的红豆派。

餐厅里很多人都喜欢开玩笑,尤其是拿春和雅,逗他们玩。而雅和春同是腐人,同喜欢甜食,常常在雅未喝完雪顶咖啡时,春抢过来喝上几口,嬉皮笑脸的对她说,融合一下荷尔蒙,促进身体成长。雅,一如往前的怒目,片刻后,接过杯子,继续喝起来。平时,雅不太喜欢打扮自己,总是素颜上班,春就说了,你怎么不化妆啊?化妆起来很好看,尤其是口红抹得好极了。自那后,雅的柜子里就多了支口红笔。爱你在心口难开,这是春;认为春是个好人,这是雅。

餐厅的活动经费批发了,而春也即将离开了。这一对cp有些失落,也很少联系。在车站kfc,由春值班最后一个晚班时,恰好是雅也在,新起之秀之琳也在,后来又来了文哥。于是,春提议,下班后一起去吃花甲,男人的战斗机。雅,很开心,春,则更开心,不巧的是,设备出了问题,于是雅在餐厅等待着春,并帮他一些,这一幕,被琳拍了9秒的视频。后来,春载着雅,一起去了何记花甲店。

在花甲店里,春说,刘备三顾茅庐终于把诸葛亮请回去了;而我努力达成你想的样子也没把你感动到身边,我做的不够呀。文哥和琳,在旁边呵呵的笑着。春继续说,既然如此,不会勉强你的,顺其自然吧。雅说,我会记住你的生日的。如此,岔开了话题。后来的后来,春在过生日的时候,雅,已经消失了。如愿以偿的是,春终于和雅一起合了影,而且是很有“夫妻相”的合影。春是责任心很强的傲气男儿,雅是穿衣显瘦、脱衣露肉的女生。吃完花甲后,春倒数第二次地载着雅回到了学校。分别时,有些依依不舍,却也离开,雅隔着空气对春说,谢谢你!回去的路上,春明白了。

为对方着想,就不能强求,既然难成,就在一个受伤的开始有个美好的结尾,使得雅能够在多年后回忆时,感到幸福,曾经也有个对她很好的男生在她的旅途中出现,并带给她很多快乐。春如此想着,心中开阔多了。

他与她缺少沟通,他总自以为是的理解她的表情与神态与意思,嘴中喊着为她着想,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从来没有问过她是如何想。

尾声渐渐到来,离开的人总要离开,未离开的人还在踌躇着,还有一群未知的人在赴汤蹈火的来。

189天里,春让雅哭了三次,流泪了多次,原因不是工作,而是在乎的人总不认同自己。合照合过三次,有集体、工作、二人餐。一起唱歌有两次,每次她都爱点蔡依林的歌曲,还有那些比较悲伤和孤单的歌曲,而春就一味儿的吼着:大海,大海啊,大海!在年龄上,雅较之于春,大了2岁左右,争吵过无数次,也是相处的融洽。春与女生闹掰最多的就是比他大一岁,即属狗的女生,他是属猪的,搅在一起真的是猪狗不如了。所以,每次遇到大他一岁的女生都缓慢对待,拒绝好意,斩断情丝发展。要说用什么来解释,也就是“宿命”吧。

猪老板听说春快要离开了,提议大家一起到和贵酒店聚餐,为春的美好前途举杯祝福。说实在的,春真的不想离开,在这里,他能找到激情与快乐,能够感受到温暖与关怀,能够时刻提升能力与进步,能够打磨自己的耐性与脾气······生活岂能尽如人意!

在玉狐风景麦动ktv9号B 包厢中,围坐着十几个人,一起嚎叫着。春改了歌风,不再是“大海啊大海”,转变成了“给我一杯忘情水啊汪汪汪”。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也叹道:人走茶凉,不必期望。

最后的最后,包厢里剩下了仨人。一个阿姨,春和雅。阿姨唱了一曲黄梅戏后,喊着老伴,离开,她的老伴已经走了十几年。就剩下了俩人,春和雅。包厢里灯红酒绿,可以发生点什么吗?俊,奸淫的笑着:肯定发生了什么。而事实,什么也没有发生,为何?还是那个“始终如一”与“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等枷锁压榨着他萌动的青春荷尔蒙。

天空的雨水,倾盆而出。春骑着车,载雅回去,路上很颠簸,雅最后一次,紧紧的靠着春的后背,双手环住他的腰。春,下意思的摸了她的大腿,白皙而温暖。雅,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春,沉默了几秒:二十几岁吧,27?估计28,太早容易束缚自由,也不可能再与你有来往了!

在饭桌上,春敬酒文哥:何时找得到女朋友啊?文哥喝下酒,没说话。此时,雅的闺蜜——连连,话锋一转:春,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啊?你是不是要宣布一件事情啊?经姐姐这时也在起哄,而雅则满脸通红的看着春。春知道,他们起哄的就是要春在大家面前告白雅。思想斗争了一阵,春,鼓起了勇气,这是第四次了。世事难料,春刚张口,还没说出,猪老板来了一句:大家都吃饱了吗?都散了吧!

因果循环,缘分天注定。有缘,无分,说的正是他们俩吧。送雅到了楼下时,她对春说:你要不就把我送到楼上吧?春,按了她楼道的电灯,说:这么亮,又没有鬼没有强盗的,你自己上去吧!

雅很无语的白了一眼春,接着对他说:外面这么大的雨,你要不上来坐坐再走吧?春抽疯的说:不用了,这点雨不算什么,我回去了!她叹了口气,上楼去了。春在楼下,喊道:离别后,你自己对自己好点,不要亏待了!

她望了望楼下的雨,背对着窗,在微信里回了一句:你也是哦!

在kfc的这段时光里,春有一个精神支柱,就是雅。春企图她主动些却又无数次伤害着她。原来很多时候,女生都是“口是心非”的,而春,当初并不懂。

春前往宿迁的那个早晨,特意再去了餐厅,希望能见她最后一面。而她却躲在了休息室中。春录了段简短的视频留念,就上车了。

微信客户端,“叮咚”了一声,是她发来的:感谢有个二愣子,曾经在我的青春里,走过。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