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抒情散文内容

穿越时空的距离来触摸你

来源: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5-10-19 21:00:27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我无缘与你同在一个时空里,我只有在这个特念你的夜里从别人的回忆中来触摸你。

———家驹

一谈起音乐,我们都会有说不完的话题。有很多个晚上,我们会在尖沙咀那间早已结业的“新马赛餐厅”, 与友人David 一起喝着因无数次加冲热水而变得越来越淡的奶茶谈天说地,而我们对音乐的热情却越来越浓。”

我们是因音乐而结缘,可是,今夜,我不想谈那些让我们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歌曲,今夜,我就想谈谈你。

我觉得,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为世俗而活,一种是为自己而活,我不想从存在主义的角度来论证你有多对,可是,我就喜欢你的自我,你的偏执。你曾经有一个女朋友让你放弃当时在她还看不到希望的音乐,找一份踏实安定的生活来应付生活时,你选择了对你自己忠诚到底,你和她分了手。你曾在一档节目中对音乐表白道:“没有了音乐,我会死的。”我想,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爱如生命的理想吧,只有,路途太远,我们忘了初衷。喜欢你,因为,你活出了我们想要的样子。

我曾经无数次在心中描摹过你的模样,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智慧,幽默的人。果不其然,梁老师证明了我的猜想。

“ 又有一天,我们如常放下工作,决定去看电影。当时在他家附近的戏院,公余场通常都是播放一些给本地片商剪得支离破碎的外国《色情》电影。我们忽然起了“色心”,买了两张片名叫《色情陷阱》的戏票,充满期待的进场。结过,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带着疑惑的走出来,怎么搞的?连一个像样的镜头也没有啊!每次都是就快到最精彩的地方就给剪掉了!然后家驹才恍然大悟的说:“我们真的是中了色情陷阱啊!”

这是梁老师回忆中的家驹,透过他的深切回忆,我仿佛触到了天那边的家驹,那是我心中的家驹。

家驹他还是重情重义的。

文中还写道:“有天,家驹致电认识不太深的B小姐在询问一些关于暗疮膏牌子的问题。问毕,家驹竟然跟她说:“我今天晚上有事情要做没有空,不能陪阿柏吃饭,不如我把他交给你,麻烦你帮我照顾他好吗?”结果 B 小姐把我带到他的女性友人的家中庆祝生日。我在不知情之下,与一群大部分我都不认识的女孩子渡过了一个不知谁生日的生日晚会。首先声明,我不是那么的需要被照顾,亦不是那么容易任人摆布。我跟B小姐的“约会”源自我对女性正常的好奇。不过,家驹对于朋友的真心,是不容置疑的。”

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你,也有对朋友的赤子之情。

你不曾知道,在没能与你同在一个时空,在我的心里,在所有的beyand歌迷的心中,那是怎样的无人可填的遗憾。

我们爱你,念你在今生却注定无处安放,我们只能在回忆里来触摸你。

梁老师还讲了一件事,你是带着遗憾走的。

“那时候的我,家驹,还有王日平,三人经常在Park Lane Hotel的coffee shop(当时还在尖沙咀弥敦道)花了很多个晚上谈论电影,而且亦一起构思过故事。家驹最喜欢淡淡的爱情故事,他提出了希望拍一部像《俩小无猜》的电影来歌颂纯真少男少女的爱情。而他也可以为这电影创作歌曲……后来因为各有各忙,一起拍电影的事就如人生很多遗憾n事的结果一样,遭搁置了。”

他还说道:“电影是你除了音乐后的最爱。你还打算拍电影勒。”

这也是你欠我们的,却无处索还。

去了一趟日本,你就这样地没了,你的音乐理想,你的电影理想,都还没来得及实现。

你走时,那是怎样的遗憾,无奈无不舍,这更让我们心疼。

每次回放你在最后一次演唱会上对我们承诺道:“我们1994再见!”

1994来过了,你却没能赶上。

可是如今,我们已不怪你了。

在我们心中,我们始终爱你如初。

有时候,我在想,生命,真的挺短暂的,越是这样想,我就越发地想要效仿你,做一个爱自己的人。

而越是这样,我就越来越念你。

时空也不是距离,就这样,我还是能触摸你。

能念你,

能喜欢你。

这样,便好。

1 23

本文热度:

上一篇: 两瓶塑料花 下一篇: 秋夜独白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